•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加息抗通胀的硬着陆风险

2022年08月05日 14:31
亡羊补牢的政策虽方向正确,却正面临“加息力道难以拿捏”的挑战
刘忆如
刘忆如博士,现任香港北威国际集团董事总经理,美国亚洲协会国际事务委员会委员,台湾大学财务金融系兼任教授。曾在台湾担任“财政部部长”,“经济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两届“立法委员”,中信金首席顾问,香港政府经济发展委员会委员及日本大和总研全球首席经济顾问。曾任台湾大学财务金融系系主任暨研究所所长,并曾任教于纽约,澳洲等全球多所大学;为台湾大学政治系学士,美国芝加哥大学企管硕士暨经济学博士。

  “一段时期内,整体物价持续且大幅地上升”是普遍被接受的通胀定义。但所谓一段时期是多长,大幅上升又是多大幅度,都并没有一定的标准;因此即使已经发生通胀,却常因不确定其是否已发生,因而无所作为,导致严重的伤害。40年前呈现两位数物价上涨的全球通胀,甚至停滞性通胀,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目前各国央行加息对抗通胀,亦是一种亡羊补牢的作为。

  之所以说亡羊补牢,是因为其实去年(2021)欧美通胀的迹象已十分明显,但却长期被各国央行所否认。最近欧美通胀率已接近两位数(今年六月美国9.1%,欧元区8.6%,英国9.4%),而这些并非突然发生的。例如美国已连续14个月通胀率超过5%,远高于设定目标(2%),欧洲亦然。

  但去年几乎一整年间,欧美央行一再宣称此物价上涨仅为“暂时性”,因此不需采加息或紧缩货币去对抗通胀;这个态度到了今年3月才终于改变。美联储今年3月至今四度加息,幅度达2.25%,其他各国央行亦纷纷追随,加码加息并缩表(惟亚洲因通胀较低,加息幅度也较小)。

  只是,亡羊补牢的政策虽方向正确,却正面临“加息力道难以拿捏”的挑战。一方面,加息太慢或太少不足以遏止通胀;但另一方面,加息太快或太强却可能对民间消费与投资打击太大,因而造成经济衰退的风险。

  简单来说,这本来也只是经济学上所说的“牺牲比率”:就是需要付出多少经济减缓的代价,以得到通胀下降的成果。最理想的当然是仅需付出一点点代价的“软着陆”,即是成功地克服了通胀,但经济仍维持正成长,失业率也仅小幅提高;相对地,“硬着陆”则虽对抗了通胀,却付出经济负成长及失业率飙升的昂贵代价。最糟的是虽付出高昂代价,通胀却未得到抑制,形成通胀与衰退并存的“停滞性通胀”。

  为期达成“软着陆”,本应依当下的经济情况去掌握加息力道,但现在的困难却在于,作为全球龙头的美国经济是否已步入衰退,居然因为指标上出现诸多矛盾而没有答案。

  如果美国景气尚佳,那么即使加息造成经济下滑,问题就也不大;这也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及财政部长耶伦目前的倾向。他们的着眼点放在今日美国仍十分强劲的金融与劳动市场,包括每月新增就业人数维持高档,以及过去50年来几乎最低的失业率(目前失业率3.6%,最低是两年半前的3.5%),耶伦上周公开表示若现在这种经济状况日后被认定为“衰退”,她将会非常惊讶。基于这样的信念,鲍威尔也表示即使继续加息,他认为经济的软着陆将“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许多人并无法如此乐观。继美国去年创下5.7%经济成长率的佳绩后,今年第一季和第二季皆显示经济负成长,而传统上连续两季负成长已可被定义为经济衰退。此外,高科技及房地产业明显受到利率调升的冲击,裁员及利润的下滑更扩散至其他关联产业;尤其制造业在经历去年供应链“断链”瓶颈后大幅增加库存,但现在却又因市场需求下滑导致存货过多。所有这些已出现的问题,都将更加提高通胀及加息的代价;经济硬着陆的风险,着实不容轻忽。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东昊

财新微信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