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化解供应链安全风险,如何强链补链

2022年04月22日 10:36
化解供应链安全风险:一是丰富原材料多元化供应渠道,降低供应链脆弱性;二是突破关键技术受制约局面;三是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消除区域壁垒
程实
经济学博士,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他带领的研究团队覆盖全球宏观,市场策略,固定收益和行业研究,是亚洲地区知名度和影响力俱佳的专业投行研究团队,2017,2018年连续上榜II(机构投资者)权威评选的“大中华地区最佳分析师团队”。程实个人研究领域是全球宏观和金融市场,是香港市场深具影响力的一线首席经济学家。他同时担任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盘古智库学术委员,香港中文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浙江大学等高校金融硕士导师。获得专业奖项包括:全国金融五一劳动奖章,中国工商银行首届“大行工匠”,全国金融图书最高奖“金羊奖”等。

  今年,新冠疫情尚未消除,俄乌局势持续演化,以及金融市场波动加剧,引发了不同程度的供应链短缺。WTO下调了今年全球商品贸易额增长预测值1.7个百分点至3%,逆全球化势头进一步抬升,拖累全球经济增长。IMF一再下调今年经济增长预期,从2021年10月的4.9%至今年4月的3.6%,下调幅度达1.3个百分点,凸显今年经济下行压力之大。在国际关系愈发复杂的宏观背景下,供应链安全的重要性也逐渐显现,我们认为可从以下三方面化解供应链安全风险:一是居安思危,丰富原材料多元化供应渠道,降低供应链脆弱性;二是扬长补短,突破关键技术受制约局面,增强供应链韧性;三是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消除区域壁垒,畅通国内要素流通,稳定供应链微观基础。

居安思危:多元化供应渠道

  在国际关系愈发复杂的宏观背景下,供应链安全的重要性也逐渐显现,2021年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了《国家安全战略》,指出“确保粮食安全,能源矿产安全,重要基础设施安全,加强海外利益安全保护”。通过对中国进出口货物种类进行分析,发现能源(例如,石油,天然气)与金属原材料(例如,铜,锰矿石等原材料)均较为依赖进口输入,其中石油进口依赖度为73%,天然气为103%[1],铜为93%,锰矿石为96%。

  从能源消费来看,石油被誉为“工业的血液”,随着工业制造业蓬勃发展,石油及其制成品对于现代化工业生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仅如此石油制成品也涉及农林牧渔,交通运输,批发零售,生活消费等方方面面,中国石油消费量也由2007年的32亿吨,上升至2021年的71亿吨,增幅超过100%。天然气作为清洁燃料,随着绿色低碳概念不断推进,天然气未来消费占比仍有上升空间。

  从能源供给来看,一方面,中国石油,天然气已探明的存储量全球排名均不高,难以自给自足,故而依赖进口的情况仍将持续。然而,中国海洋油气与非常规天然气储量较为丰富,或将是未来勘探,开采的重要方向,通过推动配套技术,合理利用自有能源资源,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对于能源进口的依赖性,进而提升能源安全性。另一方面,中国能源进口主要依赖中东,俄罗斯,美国等国家地区,总占比超过一半以上。尽管能源进口来源地数量较多,根据UN Comtrade数据,中国与52个国家地区均有石油进口联系,但结构比例仍可以继续向多元化方向演进,尤其是当前中东,俄罗斯等石油产地地缘风险上升,或将对能源安全进口造成负面冲击。

  从金属原材料来看,以铝为例,今年一季度进口同比增长超过20%,进口依赖度上升至约60%,主要进口依赖新几内亚,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三国,占比超过96%,进口渠道尤为集中,供应链脆弱性也随之显现。

图1:中国石油进口依赖度高

资料来源:Wind,以及我们的整理

图2:进口来源结构(左图为石油,右图为铝矿石)

资料来源:UN Comtrade,以及我们的整理

扬长补短:突破受制约局面

  除了上游原材料受供应链安全影响明显,如果供应链上关键技术发展受到制约,也将威胁到中国供应链安全发展,甚至会对中国经济的正常运转造成严重冲击。

  从中国过去多年的进出口外贸数据不难发现,集成电路,高新技术产品是中国进口排名前列的商品,分别占进口总额约16%,31%,且复合年均增长均高于进口总额复合年均增长(2013-2021年)。

  对于高端制造业领域的关键技术,中国仍需要依赖从日本,德国等国进口。因此,提高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确保安全稳定需要“扬长”与“补短”双管齐下。

  首先,需要“扬长”强化现有比较优势,巩固优势产业之于国际供应链中的不可替低地位,增强其他国家地区对于中国优势产业的依存度,尤其是净出口规模接近6百亿美元或以上的现有优势产业,例如,纺织,服装配饰,电子电器,金属制造品,办公设备,一般工业设备,杂项制成品等。

  这些优势产业多为劳动密集性产业,而其发展目前面临三重压力:一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利润空间不断被压降;二是由于东南亚等地劳动力成本更低,许多劳动密集型产业已经向外迁移;三是西方国际对于中国传统优势产业关税压力有增无减。

  因此,“长板”产业发展需要通过算法和软件的应用创新,提升其位于全球价值链的位置,并增强与西方供应链之间的互相依存关系,强化其在供应链上的不可替代性。

  与此同时,不断增强的“长板”产业将有助于稳外贸,创造外汇收入,为“补短”提供有力的资金支撑。因大国博弈导致的对于关键领域与技术的封锁,使得过去一直采用的“引进技术——模仿改善——化为己用”的模式将难以复刻。这也意味着需要自下而上“补短”,即由基础科学理论向应用学科发展的基础研发比重将会逐渐上升,研发费用也将随之提高。当前,中国研发占GDP比重为2.14%,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更与美国,德国,日本之间仍存在不小差距。今年国家工作报告中指出,“延续实施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将制造业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100%”,将针对性支持进制造业企业科技创新“补短”,持续的技术创新,将是提高供应链韧性的根本所在。

图3:高新技术产品,集成电路进口额增幅上升

资料来源:Wind,以及我们的整理

图4:中国研发占GDP比重仍落后世界平均水平

资料来源:Wind,以及我们的整理

统一大市场:畅通国内要素流通

  当前,中国疫情反弹,上海等地实施封控管理,对航运物流交通均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生产要素流动遭受了疫情倒春寒,供应链畅通遭遇堵点。八大枢纽港口内贸集装箱吞吐量自3月以来当旬同比持续下降,整车货运流量指数由3月均值109.72下降约23%至83.98(4月19日数据)。

  今年4月1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提出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短期来看是应对疫情反复与国内经济下行压力的需要,长期来看是为经济继续保持高质量增长夯实基础。

  “统一大市场”其实不是一个新词,早在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决议中就有相应表述,“打破地区,部门的分割和封锁,反对不正当竞争,创造平等竞争的环境,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大市场”,可见构建大市场,促进要素流通是政府多年来一以贯之的重要方向。

  近期,全国保障物流畅通促进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电视电话会议,就“保供稳价,物流畅通”着力稳定产业链供应链,提出通过2000亿元科技创新再贷款和用于交通物流领域的1000亿元再贷款撬动1万亿元资金,建立汽车,集成电路,消费电子,装备制造,农用物资,食品,医药等重点产业和外贸企业白名单。通过科技赋能与资金支持更新物流体系,积极防范粮食,能源等重要产品供应短缺风险,将为应对疫情等紧急情况下的供应链安全提供有效保障。

  长期来看,依托数字赋能推动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建设,统一流通体系有助于要素跨区域流动,将有效降低国内要素流通成本。同时,统一大市场有利于提升各类市场主体在竞争中的公平性,降低区域,行业壁垒,将有更多中小企业可以进入到更多的产业领域,进而稳定供应链微观基础。

图5:国内供应链因疫情影响受阻

资料来源:Wind,以及我们的整理

  在整个供应链体系中,中小企业虽然规模较小,但却存在于各个节点,新一轮疫情袭来之后,中小企业PMI一直处在荣枯线之下(3月PMI分别为48.5和46.6)。招工需求难以满足将被动抬高用人成本,加之原材料价格不断攀升进一步侵蚀了利润空间,制约了中小企业扩张动能。作为国内供应链安全的关键一环,中小企业如果发展受限,必然影响到整体供应链的运转。

  作者程实为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徐婕为工银国际宏观分析师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许金玲

财新微信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