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美国的总统俱乐部与内政外交

2021年10月13日 15:2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特朗普开了二战结束以来的先例,他本人不屑官样文章,也不需要与前任们勾肩搭背,党争权斗完全个人化,独树一帜,天马行空。“总统俱乐部”的文化与传统至此难以为继,成为美国政治文化巨变的一面镜子
宦国苍
博智资本董事长;曾任汇丰银行投资银行亚太区主管,花旗银行集团投资银行亚太区联席主管,巴克莱银行投资银行大中华区主管, J.P.摩根亚太区高级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助理教授,德意志银行投资银行固定收益分析师。哈佛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哥伦比亚大学硕士,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学习2年后出国(肆业)。担任过卡塔尔国际金融中心董事,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并且在普林斯顿大学国际问题中心,耶路撒冷希伯莱大学杜鲁门国际和平研究所等研究机构担任过访问学者。

  【财新网】(专栏作家 宦国苍)周末得闲,翻阅了书架上的一本旧书:《总统俱乐部:世界最排他的兄弟会之内幕》(The Presidents Club:Inside the World’s Most Exclusive Fraternity)。作者是Nancy Gibbs和Mike Duffy,曾经是《时代周刊》的两位十分资深的执行主编和副主编,并且都在普林斯顿大学教过写作和新闻学。多年来,他们慧眼独具,精耕细作,发表和出版了大量剖析美国政治和社会的文章,采访和书籍。2012年,Simon&Schuster 出版了这本很值得细读的畅销书。

  这本近十年前问世的旧书细述了二战以来从杜鲁门到奥巴马(其时刚刚做完第一届)各位美国总统之间的私人关系和交往。这些总统们曾经在竞选时殊死相搏,口无遮拦;卸任或当选之后大多能与对手兼前任或现任们化干戈为玉帛,和睦相处。一旦归田,他们不再影响新总统们治国。如果后者需要的话,他们还可以参谋咨询一把,甚至受托出访,代表现任总统与外国政要作“私下”沟通。

  宪法之下,政治规矩颇为清晰:和平交接权力,“摊子”留给新总统,然后享受生活,种地,钓鱼,打球,跳伞,轻松滋润。当然,他们都会按规定用公费建“自己的”图书馆 ,也参与公益活动,演讲赚钱,出版回忆录:白宫老板们自述的故事精彩无比,是“特权职业”的副业。

  卡特和老布什只干了一届,连任失败后随即“归隐”,不奢望东山再起。近年来,两党争斗激烈,有些卸任总统也会出面支持“本党同志”的竞选。克林顿和奥巴马都曾经赤膊上阵,重返“疆场”,而且看来还会继续“参战”,对抗特朗普。

  离开白宫之后,共和党籍的布什父子与民主党人克林顿和奥巴马抛弃前嫌,称兄道弟,相交甚欢,此为“总统俱乐部”或“兄弟会”,意在缓和党争,避免政治文化和体制的“礼崩乐坏”。当然,情商也十分重要:拿得起,放得下。用小布什的话说,“我爱我的国家胜于政治。”

  但是,特朗普没有“参加”这个“总统俱乐部”。在白宫四年,他不与前任们沟通往来。2020年大选之后,他从不承认自己败选和拜登当选的合法性。他既不参加拜登的就职典礼,也不在白宫欢迎新主人。在他看来,总统宝座是被拜登为首的民主党窃取霸占的,所以2024年要再战江湖,讨回“公道”和权力。他与本党的前任总统布什父子也形同陌路。在这方面,特朗普开了二战结束以来的先例。社会高度撕裂,两党都重斗争而轻妥协。他本人不屑官样文章,也不需要与前任们勾肩搭背,党争权斗完全个人化,独树一帜,天马行空。“总统俱乐部”的文化与传统至此难以为继,成为美国政治文化巨变的一面镜子。

  是耶非耶?至少最高法院和共和党议员的绝大多数认可了拜登胜选的合法性。特朗普三年后杀“回马枪”?那的确是民主党的噩梦。民主党目前寄希望于抗疫成功,靠宽量货币和财政政策刺激经济,加上更宽松的移民政策。当然,仓促从阿富汗撤军也有其国内政治运作的考虑:与明年中期选举间隔越长越好。共和党目前的着眼点在于全力维护特朗普的声望和党内领导地位,修改自己能控制的州的选举法规,布局那里的关键人事,以求能够影响和决定未来选举的程序和结果。当然,他们也没忘记大力攻击拜登的各项政策,特别是移民和外交政策。

  选战中程序与结果之争由来已久。选举人票制度之下,为三年后决战获胜计,共和党必须在机制和人事两方面充分准备,具体落实,以求“农村”能包围,并且战胜“城市”。以史为鉴。2000年,小布什胜选戈尔。彼时,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州务卿扮演了关键角色:最高院裁定程序之后,二天后终止重新点票。2020年,宾州,佐治亚等州负责选举的官员(包括一些共和党人)决定了重点和确认选票的程序和合法性,将拜登送入白宫。

  目前,民主党无法忽视下面几点:1)特朗普仍然是共和党的教父。 2)特朗普及其主义在美国偏保守的选民中依然人气超旺。3)特朗普募集巨额竞选经费毫无困难。4)共和党中尚未出现能与特朗普竞争的对手。5)与民主党相比,共和党内的各个主要派系的理念冲突不大;党争激烈下的协调与管控也有效得多。6)年龄,健康和民望均使拜登难以寻求连任,也无胜算。7)既然在台上,拜登政府就会被百般挑剔:“做好了”是应该的;稍有差错,则是渎职,无能。8)民主党内的诉求,利益和派系之争错综复杂, 协调与平衡相当困难。9)民主党在明年的中期中选举也许会失去对参众两院的控制,不再享有“全面执政”的优势。10)至少在目前,民主党能否推出与特朗普势均力敌的候选人尚属未定之天。

  上述因素应该是民主党一直力图“擒杀”特朗普的主要原因。然而,经过时跨两次选战的六年鏖战,对他的“个性谋杀”(character assassination)早已“审美疲劳”了:共和党的铁粉们根本不屑一顾。中间立场的选民也许会在饭后酒余聊聊媒体和畅销书谈到的特朗普执政时的奇闻异事。但是,他们关注的重点还是油盐柴米,教育,医疗,非法移民和犯罪率等家庭琐事。从过去的选战看,摇摆票往往要到选战的最后阶段才能“定局”,因为那时双方主帅才会登场“肉搏”。

  民主党的另一个招数是从宪政和法律的角度来“封杀”特朗普,阻扰其再度参选:一则深挖特朗普及其家族的税务问题,二则追查特朗普是否对今年1月6日暴徒攻击国会大厦负有责任。挣钱纳税,天经地义。此招会触动大多数纳税人的敏感神经。民主党对纽约市和州的司法机构的影响远甚共和党。但是,稽查税务并且司法起诉耗时费日,不解近渴。特朗普的税务和律师团队自然有应对之策,包括各种上诉程序,拖到2024年大选之后应非难事。

  法院已经判定攻击国会大厦事件为刑事犯罪。一些参与者已经锒铛入狱。但是,没有证据说明特朗普曾经参与密谋和策划。民主党目前抓到的“把柄”也就是特朗普公开对攻击者表示同情和“鼓励”的几个视频。

  尽管去职前特朗普要求副总统彭斯不接受选举结果,但后者还是根据宪法完成确认拜登胜选的程序。特朗普也没有接受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的建议,宣布“紧急状态”,实行军管,以“非常手段”扭转选局,而是宣布自己去职。仅仅凭这些“未遂”信息,民主党掌控的国会调查委员会要定罪特朗普“违宪”和“煽动暴乱”,难度极大。民主党可以绕过最高法院,启动弹劾程序。但是,要获得参议院2/3的支持十分渺茫。自卸任出宫以来,特朗普一直枕戈以待,摩拳擦掌,准备2024年再度出山,全力一搏。

  几年前我们说过,美国进入了20世纪60年代民权和反越战运动以来社会最为撕裂,政治最为动荡,体制最受挑战的时代。至少目前看来,这些发展和趋势还会继续,以至深化。政治文化与体制从来就不是,也不可能是“完善的”。其优劣程度在于能否不断地调和矛盾与化解冲突,并且以立法和执法的方式加以改进和确认:既能顾及,协调大多数人的利益和理念,又能缓和与避免爆炸性或毁灭性的危机。这是一个复杂和动态的进化过程。维护,修复和调整体制的核心理念,结构与机制,需要各利益集团在博弈的同时有所妥协,以避免伤筋动骨的宪政危机。此为美国目前面临的最严峻的内部挑战。

  撕裂和动荡的国内政局至少会在下述几个方面影响,甚至左右华盛顿的对外政策的基本走向:

  1) 没有外在的偶发因素的话,与绝大多数选民的期望一样,拜登政府的基本路子是继续以内政为先,“无暇他顾”,即所谓的被动型(reactive),而不是主动型(proactive)对外战略。

  2) 党争激烈,各种国际问题和对外政策会被媒体炒作,为各个利益集团和官僚机构利用。为缓解国内压力或危机,寻找“出气口”,拜登政府也会择题发挥,“顺势而为”。当然,事件或新闻一旦成为头条之后,也许会有自己的生命力,甚至倒过来影响政治和政策。选战高潮时尤其如此。

  3) 既然是全球性的超级大国,美国的盟友,竞争对手和敌人都会尽力解读,判断,评估和预测拜登政府的政策走向,特别是其各种政策的持续性和稳定性。各种多变,复杂的说法和做法容易导致相关各方产生误解,误判,误导,误测,从各种“最坏的“或”最好的“角度做自己预案,并且准备“随机应变”。几台“三岔口”演下来,国际体系与某些区域的局势将更加复杂和紧张化。

  4) 一年后中期选举。如果民主党届时失去参众两院的多数的话,其制定和执行内外政策的能力将会被大幅度削弱;变数也会更大。

  5) 2024年的大选会给美国的各项对外政策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包括对外政策的各种政治炒作将登峰造极。如果民主党人败选的话,特朗普主义将再次大幅度调整和修改华盛顿的全球战略。

  过去一二十年间,整个国际体系和战略均势已经发生了许多带根本性的变化。我们的世界已经步入二战结束以来最动荡和最危险的时代。我们的时代面临的最重大挑战是,复杂,多变的政局将会如何影响美国这个唯一的全球性的超级大国在国际体系中的地位和行为?它又将如何影响国际体系本身的变动?

  作者为博智资本董事长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吴秋晗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化改革 地方债务 贯彻新发展理念 阿根廷总统 肖亚庆 资本充足率 收官 三个有利于 二胎政策 px项目 李克 奥朗德视察航母 交易商协会 黄坤明 周浩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