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企业爆雷,监管如何“洞察先机”

2021年09月22日 11:1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那些爆雷的金融和产业企业的违法运作均非“一日之寒”,都有相当程度的信息披露。只要认真分析那些公开信息,各类“庞氏”骗局的猫腻不难大白真相
从华融与河南能化集团等国企,到明天系,安邦人寿等民企,这些“爆雷”企业提出了一个躲不过去的问题:如何规范与监管企业和企业行为。图/视觉中国
宦国苍
博智资本董事长;曾任汇丰银行投资银行亚太区主管,花旗银行集团投资银行亚太区联席主管,巴克莱银行投资银行大中华区主管, J.P.摩根亚太区高级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助理教授,德意志银行投资银行固定收益分析师。哈佛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哥伦比亚大学硕士,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学习2年后出国(肆业)。担任过卡塔尔国际金融中心董事,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并且在普林斯顿大学国际问题中心,耶路撒冷希伯莱大学杜鲁门国际和平研究所等研究机构担任过访问学者。

  【财新网】(专栏作家 宦国苍)近几年来,一些大型或超大型企业的“爆雷”已经直接影响和冲击了经济,市场和社会稳定与发展,是否会导致系统性的危机,要看如何“补牢”,并且从法制的角度防患未然。从华融河南能化集团(豫能源)等国企,到明天系,安邦人寿等民企,这些“爆雷”企业提出了一个躲不过去的问题:如何规范与监管企业和企业行为。罗列下面几点,作为去年年底写的《猫鼠游戏:也谈金融监管》一文的补充。

  第一,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经济已经从一个国有体制和计划经济为主的,基本封闭的经济体,发展成为一个国有与民营交错,市场与政府行为混合,高度开放,融合到世界市场中的经济体。学术界的说法是“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是唯一的出路”,笔者赞同。

  但是,经济体制(包括但不限于所有制)与开放性质和程度的变化,只是整体经济动态发展的两个重要层面,需要与之“匹配”的其他层面很多,而且这些层面的变化和相互作用会直接影响到体制改革,开放,经济成长的顺利与否,和成本高低。这些层面包括宏观经济,财政和货币政策,经济结构调整,科技提升,金融体系(包括资本市场)的发展,人口,医保,教育,养老,贫富差距等机制的调整和资源配置,等等。另为一个极其重要的层面则是司法和监管体制的进化,改革与完善。

  也就是说, 经济体制变化越大,开放程度越高,后面几个层面的“配置”及相互作用就越重要。1988年的“价格闯关”失败的教训之一,是体制改革与宏观经济政策(包括货币政策)之间的失调与冲突。中国经济今天面临的各种挑战远比30多年前复杂,已经不是能用“国有或民营”或“政府与市场”之类的简单概念或逻辑所能涵盖。从学术的角度看,期待经济学家们将这几个层面及其相互作用理清楚,说明白,并且有数据支撑。

  第二,在经济增长,体制进化,开放和金融体系发展迅猛,而法规与监管跟不上,甚至缺位的情况下,企业(无论国企,还是民企)的行为将会如何?这就是各种各样的“擦边球”以至“本垒球”的来历。从行为科学的角度看,华融的赖小民,豫能源的陈雪枫(以及他的三个被查处“接班人”)等贪腐国企老总,与吴小晖叶简明等违法民企老板的做法极为相似,都是绕过当时的法律和监管体制,建立各种利益输送平台,以各种名目(收购,投资,采购,承包等等)获得巨额非法资金和利益,掏空他们掌控的企业,给纳税人带来巨大的债务黑洞。

  实际上,华融,豫能源,安邦,华信等企业的大部分黑色,灰色或其他各种颜色的交易与产品都曾经上报监管部门,并且因为涉及与国企或一些相关上市公司之间的交易而不得不“有所披露”。但是,那些屡用不爽的伎俩多年来被“熟视无睹”,直到偶然的市场或非市场因素引发各种“爆雷”,才会引起关注,救急补牢。

  第三,从具体操作上看,贪腐的国企老总们的套路复杂一些,常常需要各色“手套”并用。赖小民主管的是华融这一巨型金融平台。其路数主要是直接受贿,并且通过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收购,投资,借贷和融资项目间接受贿。陈雪枫掌控的是豫能源这一超大型产业平台。除了直接受贿之外,他和总经理陈祥恩等的套路是高价收购虚假资产,在油价大跌的市场趋势下以巨额投资兴建一批大型“煤化工项目”和投资理财平台,通过与各种手套们“合资”,虚假出资,工程承包,采购(包括奇奇怪怪的“预付款”),输送巨额利益,然后坐地分赃:或拿高额回扣(包括所谓的“借款”),或通过空壳公司收取资产(股权)转让款。他们的共同点是完全不在乎对自己掌控的国企造成数千亿的投资亏损和黑洞:因为企业不是他们所有,纳税人“最终”要买单。

  “屁股决定脑袋”。吴小晖,叶简明等违法民营老板将企业及其相关平台当作自己的资产,“精心呵护” ,不会做“赔本”的投资与收购。当然,各种名目的海外投资项目则另当别论:资产挪到境外,负债留在国内。从运作上看,吴小晖的手法并不复杂:以“万能险”为主打产品,用“高回报”吸引投资者,迅速将资产和资金的规模做大,然后用巨额保费和理财资金,加上极高的杠杆,进行各种投资。当然,作为金融企业,安邦的各种产品和投资项目都需要申报监管机构,各种杠杆的利用也要通过出资方的内部风险评估和监管部门的事后检查。他们赌的是二点:市场永远上升,所以杠杆可以无限上升;法制和监管有空子可钻。

  第四,什么是规范企业行为的基本原则?也许下面几点值得考虑:

  1.法律,监管条例与政策应该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换言之,不应该根据企业的性质(所有权)来规范和监管企业行为。上面罗列的典型案例包括国企和民企。依法治国的根本原则在于“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因为整个经济和社会活动都在一个法律体系下运作,不存在针对不同所有制企业的不同法律。

  2. 法律体系是在政策和监管条例之上。因为法律体系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所以带有阶段性的政策和监管条例作为法律体系的补充在所难免。但是,如果临时性的规定和做法与长久性的法律之间有不一致的话,法律应该被视为规范和监管企业行为之根本。此为“悠悠万事,法律为大”。

  3.法律与监管规则,政策之间的差距应该以逐步完善和执行法律体系的方式弥补,而不是将带有临时和过度性质的监管条例和政策“长久化”。

  4.新法律的制定和执行也应该对所有企业“一律平等”。这一原则同样应该用于监管条例和政策,而不能因为企业的性质,或者“网开一面”,或者“罪加一等”。

  第五,我们说过,无论是从宏观还是从微观的角度看,金融监管的根本是对各种资产与负债的监管。此说也适用于规范和监管企业行为,即对企业的资产负债表的规范与监管。

  下面几点也许值得关注:

  1.从规范和监管企业行为的角度看,除了金融业,目前有的是税务监管(税务局),涉及国有资产的则有国有资产监管(国资委),还有上市公司监管(证监会),各种企业杠杆监管(银保监会),等等。杠杆监管并不直接,而是针对提供杠杆的金融机构的监管。此外,审计监管(审计局)并不直接,主动涵盖这些领域。如果认真分析前面提到的几个典型案例,无论是贪腐国企老总,还是违法民企老板,以各种名目,产业,平台,产品“游走”于不同法律和监管机制与部门之间的“几不管”领域是获取暴利,埋下和引发爆雷”的惯技之一。

  2.单一行业的企业规范与监管相对简单,而跨行业企业的监管却要复杂许多,需要不同的分业监管。换言之,不同监管部门必须要相互交流,沟通,配合。这一点也适用规范和监管跨地域经营企业行为,因为违法者常常在不同时间和地点设立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企业平台。从部门利益或机构利益的角度看,也许需要一个涵盖不同领域和层面的协调机制或平台。

  第六,那些爆雷的金融和产业企业的违法运作均非“一日之寒”,而且因为涉及国企利益,国有资产转让和上市公司平台,都有相当程度的信息披露。那些审计报告和评估报告虽然“犹抱琵琶”或者造假连篇,但伎俩却不复杂,只要认真分析那些公开披露的信息,各类“庞氏”骗局的猫腻不难大白真相。不知到监管或统计部门是否有相关数据,分析,总结一下近年来因为规范与监管企业行为不足或缺位所造成的各种巨额损失,引以为训。

  赖小民出掌华融近十年,对纳税人造成上千亿的损失。陈雪枫是在离任豫能源董事长,升任省委常委和洛阳市委书记后被查处,而先后接任豫能源的三任董事长都“前赴后继”,说明陈雪枫当年被查处的只是部分问题,并且留下的数百亿贪腐,亏损和债务黑洞,关系网(黑白手套们)和“套利模式”基本未动:除恶未尽。吴小晖,叶简明之类更是多年违法,违规经营,才坐大“成精”,成为各种“首富”傲视天下。当然,这些案例还只是“凤”毛“麟”角。

  在经济下行,地方政府财政赤字严重,贫富差距扩大,就业,扶贫等社会问题严峻,国企和行业的监管部门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做好功课,“洞察先机”,及时排雷,而不是等到各种爆雷和巨额损失发生之后,才来救火,补牢。说到底,大小黑洞是要用纳税人的血汗钱来填补的。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东昊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中央巡视组 股灾 辅仁药业 收官 sdr 齐泽克 资本充足率 奥朗德视察航母 永远在路上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二胎政策 杜军 穆斯林的无知 做市商 东部战区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