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四季度中美经贸缓和的逻辑

2021年08月31日 11:2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在美国国内就业基本充分恢复,但通胀依然存在较大压力时,就是拜登减免对华关税的合适窗口期。我们预判这个时间点大概是四季度
政治方面,中美博弈将成为常态,美国从国际秩序,病毒溯源等多个角度施压中国。经贸方面,中美均有减免关税的诉求。图/人民视觉
高瑞东
光大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经济学家,研究所副所长,早稻田大学经济学博士,中国财政部金融人才库专家,中国金融四十人青年论坛会员。曾任职于中国财政部中美经济对话领导小组办公室,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经济部,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院。

  【财新网】(专栏作家 高瑞东)4月份,我们明确提出中美关系将维持“政冷经热”格局,并且持续推出专栏文章,论证经贸缓和的路径,中美诉求,关税减免的优先级。4月,在《气候先行,关税殿后,中美经贸缓和路线图》中我们提出,中美关系将长期维持“政冷经热”的格局。6月,《“政冷经热”怎么谈,美方诉求在哪里?》进一步分析出中美两方谈判的诉求和底线。8月,《美国最想减免哪些产品的对华关税?》认为美方最有可能,优先将机电产品和机械设备放入关税减免程序,或新一轮豁免清单中。本文,我们将全盘阐述中美经贸四季度缓和的逻辑。

一,中美“政冷经热”格局持续

  7月26日,中美政府高级别官员再次于天津举行线下会谈,中方向美国递交两份清单,一份是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另一方面,8月5日,美国零售商,芯片制造商,农民和其它近36个最有影响力的商业团体代表致信贸易代表戴琪和财政部长耶伦,呼吁削减进口关税,以免拖累美国经济。8月12日,美国彭博社报道,耶伦正考虑访华。目前,美国国内通胀高企,taper和中期选举在即,多重因素交织下,中美经贸关系如何演绎,显得至关重要。

  4月份,我们明确提出中美关系将维持“政冷经热”格局,并且持续分析中美两方的谈判诉求和路径。1月24日《美国新一轮政治周期如何开启》中,我们就提出,相比于特朗普政府,拜登上台后,中美博弈的烈度和不可预测性会降低,但是博弈的广度会加大,意识形态将成为美国施压中国的新议题,中美科技战会成为持久战,第一阶段协议则是经贸关系的“压舱石”。

  政治方面,中美博弈将成为常态,美国从国际秩序,病毒溯源等多个角度施压中国。经贸方面,中美均有减免关税的诉求。二季度以来,中美经贸开启正常沟通,经贸领域不断释放缓和信号。

  二季度,中美经贸领域已经开始正常沟通,启动两次高级别线上对话。5月27日及6月2日,短短一周之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分别与美贸易代表戴琪,美国财政部长耶伦通话。这也是继2020年8月25日之后,中美经贸领域牵头人的首次通话。而通话议题,也从“双边贸易”转到“宏观经济形势和多双边领域合作”,代表着中美经贸领域已经开始正常沟通。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质疑对华关税,信号意义明显。7月20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美国政府对中国部分货物加征额外关税的措施,本质上是对美国消费者征税,伤害了美国消费者。耶伦作为美联储前主席,擅长引导市场预期,也了解政府高官公开表态的重要意义。耶伦作为现任美国政府大员,首次对中美经贸协议前景发表公开表态,其信号意义非常明显。8月12日,彭博社报道称,美国财长耶伦正在评估未来几个月对中国进行访问。

二,减免对华关税,美国有动力,有诉求

  1.动力:缓解通胀压力,拉动美国出口

  据中国商务部 ,美方对中国加征关税带来的额外成本中的90%,是由美国进口商承担,这已经给美国企业造成1.7万亿美元市值损失。承担关税的美进口商,只能通过涨价将部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2018—2019年加征关税使美国家庭总收入降低了880亿美元,相当于每个家庭损失675美元。中美经贸摩擦一度令美国损失24.5万个就业岗位。

  5月17日,据CNBC报道,美国穆迪表示,美国企业正承受着中美提高关税而造成的大部分成本负担。穆迪称,在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的20%的平均关税中,美国进口商承担了90%以上的额外费用。这意味着美国进口商需为中国商品支付高出原价约18.5%的费用。

  面对成本和通胀压力,美方企业代表,议员等,今年以来多次敦促拜登政府取消关税,或者是重启关税豁免程序。2020年,就有多个美国企业代表,议员等,公开敦促拜登政府取消对华关税。今年以来,美国各界更是密集发声,要求拜登政府解决关税负担问题。8月5日,包括美国全国商会,美国商业圆桌会议,全美零售商联合会,美国农场主联合会和半导体行业协会等在内的30多个商业团体致信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财政部长耶伦,呼吁拜登政府重启与中国关于进口关税的谈判。

  减免关税可以减轻美国通胀压力,但影响不大。美国进口占到终端消费的比重为10.7%,占生产环节的26.3%;其中,中国进口在美国终端消费进口的比重约为16%,来自中国进口在美国生产环节进口的比重为21%(Hale,2019)。汇总可知,来自中国进口对美国终端消费的实际影响为1.7%,对美国生产环节的实际影响为5.5%。截至8月,美方对对华进口商品整体加征了13%的关税。因此,美国取消全部对华关税可以降低终端消费价格约0.2个百分点,可以降低生产环节价格约0.7个百分点。

  机电产品和机械设备在2019年优先进入关税排除清单,预计也有望在今年四季度优先开启关税减免程序。2018年底到2020年8月份,美方陆续推出了33批次关税排除清单。2019年,机电产品和机械设备优先进入关税排除清单,也始终是关税排除清单的主要组成部分。美国对此类中国商品有较大的进口依赖度,一则,全球价值链测算显示,在电气设备,机械设备领域,美国对中间品的进口依赖度比较高。二则,2019年以来,工业品链条和高技术品类,中国在美国进口的份额下滑的幅度较小,疫情期间,份额又普遍出现了回升。截至2021年5月,机械设备的份额依然高于2019年。

  当然,通胀压力削减多少,并不是拜登的核心诉求,通过减免关税换取利益,才是核心诉求。特朗普前总统通过对华加征关税的口号,来拉拢鹰派选民。事实上,对华加征关税后,制造业的工作机会也并未回流美国。但是,特朗普前总统的宣传目的已经达到。对于美国政客而言,对华施加怎么样的政策,只服务于当期的政治诉求。同理,减免对华关税,能够降低多少美国通胀压力,并非拜登核心诉求。拜登的核心诉求在于,通过对华削减关税,来换取党派基本盘的核心利益,为2022年中期选举造势。

  除了关税之外,中国对美国征收的反制关税,也影响了美国的经济恢复。由于中国目前也对美方征收反制关税,美国出口商还承担了第一阶段协议涉及产品之外,其他对华出口产品的关税。因此,非第一阶段协议产品,今年以来中国自美进口增速表现较差,这同样限制了美国经济的复苏。

  2. 诉求:拜登更在乎结构性的经济问题

  拜登在竞选初期,曾明确表示过不支持对华加征关税,他认为这等同于对美国公司和消费者征税。不过,拜登针对于特朗普政府留下的政治遗产,不会轻易放弃,而是要以减免关税,来换取利益。2021年3月,美贸易代表戴琪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就是否会考虑取消对华关税曾经说过,“没有谈判者会放弃杠杆,对吧?”。

  拜登更关注经济的结构性问题。特朗普政府在乎总量的贸易逆差问题,在他上任之后,对加拿大,墨西哥,欧洲,日韩等国发起贸易争端。谈判诉求,主要落于低附加值的制造业及农业,包括提高钢铁,金属制品的进口关税。与特朗普不同,拜登更在意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包括过剩产能,相关市场加大开放。此外,拜登也要笼络摇摆州的工人和农民,要督促中国加快执行第一阶段协议,以防其再度被共和党拉拢。

  首先,今年以来,美欧针对产能过剩问题不断出牌。5月17日,美国和欧盟达成协议,欧盟将暂缓针对36亿欧元的美国出口商品征收50%关税的措施,双方同意不将两国在钢铝关税问题上的争端升级。欧盟委员会发言人表示,“欧盟仍然致力于与美国一起为不正当的钢铝关税找到解决方案,并与美国合作解决问题的根源,即全球钢铁产能过剩”。2016年,欧美曾就钢铁行业过剩产能问题,对中国联合施压。

  其次,为了维护基本盘利益,预计美国会进一步要求中国市场开放。从拜登竞选捐款来源来看,拜登的五大基本竞选盘是金融,科技,医疗,互联网和新能源。金融和科技公司作为拜登背后主要利益集团,在华利益巨大。为了能够回馈基本盘的“金主”,拜登后续或继续向中国施压,以期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和扩大开放。2022年中期选举临近,拜登需要兑现承诺,而拜登手中的筹码,就是减免对华关税。

三,削减关税同样是中国的重要诉求

  中国乐见美在华企业获得更大成功,但首先要求美方要放弃对华的不合理政策。2月22日,王毅外长在“对话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蓝厅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中表示,“当前形势下,双方可由易到难,积极互动,积累善意。中国乐见美在华企业获得更大成功,将继续采取有力措施改善中国营商环境,同时希望美方尽快调整政策,放弃对中国产品加征不合理关税,放弃对中国企业和科研教育机构实施各种单边制裁,放弃对中国科技进步进行无理打压,为两国合作提供必要条件”。

  削减对华关税,对于稳定下半年出口有重要意义。在疫情反复和极端天气冲击下,7月投资,消费,生产均不及预期,出口增速也出现明显下行信号。疫情反复,上下游通胀剪刀差压制下游企业盈利恢复,叠加出口回落,上述因素均会拖累制造业复苏的步伐。因此,削减对华关税,对于稳定下半年出口和经济有重要意义。中美经贸关系缓和,同样也提升中小企业产能扩张的信心。

四,四季度有望成为合适的窗口期

  拜登提出对华减免关税,也需要一个“政治正确”的窗口期,至少要等到美国国内就业基本恢复。在美国就业基本恢复之前,拜登减免对华关税,都容易招致美国国内舆论反弹。

  合适的窗口期大概率在四季度出现。在美国国内就业基本充分恢复,但通胀依然存在较大压力时,就是拜登减免对华关税的合适窗口期。我们预判这个时间点大概是四季度。

  一则,全美大流行病失业补贴将在九月初结束发放,学校也开始秋季线下复课,加速居民重返劳动力市场。6月份,随着部分州开始提前结束失业补贴发放,6月,7月全美非农就业数据连续超预期。其余州也会在9月初结束大流行病失业补贴发放,加速居民重返劳动力市场。

  7月29日,美国总统拜登发表演讲,宣布一系列新举措以提高美国疫苗接种率,包括建议各州动用联邦政府此前下拨的资金,为今后接种疫苗的民众提供每人100美元的奖励。7月下旬以来,疫苗接种已经出现小幅加速。随着疫苗接种推进,疫情对于居民重返就业市场的限制也会削弱。

  二则,美国供需不平衡的格局短期依然会维持,通胀四季度可能还处于同比高位。

  一方面,美国储蓄率高于疫情前水平,随着经济加速,美国需求依然在扩张。7月美国ISM新订单指数录得64.9%,依然处于高景气区间。疫情以来,美国居民收到了三轮共计3200美元每人的直接补贴,据CNBC统计,大部分美国人将第二轮补贴储蓄起来。因此,现在全美储蓄率依然高于疫情前水平,这也会支撑下半年美国需求的恢复。

  另一方面,美国供给恢复持续受限,供需不平衡的格局短期依然会维持。美国本轮补库的起始库存水平较低,在补库的过程中,又面临了供应链阻塞,关键性基础材料短缺和原材料交付时间延长等问题。ISM制造业调查委员会主席Timothy Fiore表示,进入第三季度,制造业将受到历史最长的原材料交货期,关键基础材料持续短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产品运输困难的影响。另外,全美劳动力很难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据美联储7月货币政策报告,去年和今年美国退休人口数量增加,大幅缩减了劳动力人口供给池。

  综上,供应链瓶颈持续,美国四季度可能依然面临着较高的通胀压力。

五,中国积极履行第一阶段协议,是中美经贸的“压舱石”

  中国在积极履行第一阶段协议的采购要求。中方积极履行第一阶段协议,持续推进第一阶段协议涉及产品采购。2020年全年,中国完成了对应采购目标额的63%。未完成的部分,递延到了2021年。2021年1至6月,中方采购第一阶段协议产品518亿元,完成了前6个月对应目标额的68%,完成了全年目标额的34%。

  农产品和制成品采购进度较快。农产品方面,2021年全年采购目标为256亿美元,对应上半年目标份额为128亿美元,中国完成采购142亿美元,完成度为111%。在制成品方面,2021年全年采购目标为755亿美元,对应上半年目标份额为378亿美元,中国完成采购310亿美元,完成度为82%,相较2020年,完成度均大幅提升。

  第一阶段协议涉及产品关乎摇摆州利益,唯有中国采购一枝独秀,是中美经贸关系的“压舱石”。第一阶段协议产品包含制成品,农产品和能源品,涉及到摇摆州工人和农民的切身利益,这些群体是特朗普政府迫切想要讨好,同样也是拜登政府需要极力争取的对象。疫情以来,主要经济体中,唯有中国2020年自美采购第一阶段协议产品出现了快速恢复;2021年上半年,中国自美采购第一阶段协议产品增速仍然显著高于其他国家。

  在中国采购的拉动下,2021年上半年,美国第一阶段协议产品出口保持增长,显著好于其他品类,成为拉动美国出口增长的主要动力,有利于撬动美国经济恢复的主要支点。

  作者为光大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经济学家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沈昕琪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尸检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人工心脏 去产能 地方债务 陈小鲁 东北特钢集团 全国人大常委会 极右翼 社会抚养费 寻衅滋事罪 平安众筹网 同洲电子 无线输电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