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宦国苍:追忆金人庆

2021年08月28日 18:5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精干务实,精通财经,不说官话,不摆架子,如今故人已经驾鹤西去,只能在此聊表追忆
宦国苍
博智资本董事长;曾任汇丰银行投资银行亚太区主管,花旗银行集团投资银行亚太区联席主管,巴克莱银行投资银行大中华区主管, J.P.摩根亚太区高级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助理教授,德意志银行投资银行固定收益分析师。哈佛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哥伦比亚大学硕士,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学习2年后出国(肆业)。担任过卡塔尔国际金融中心董事,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并且在普林斯顿大学国际问题中心,耶路撒冷希伯莱大学杜鲁门国际和平研究所等研究机构担任过访问学者。

  【财新网】(专栏作家 宦国苍)今日得知财政部原部长金人庆先生因故去世的消息,十分难过。写下与他的几段交往,以表纪念。

  1995年,笔者到巴克莱银行投行部(BZW)服务,负责大中华地区的投行业务。1997年3月的一天,亚太区公司银行部的同事过来求援:银行牵头贷给北京国际投资信托公司(北国投)的一笔贷款出现了问题。那笔4500万元美元贷款是由七八家银行组成银团,基于北京市政府的信用借出的。但是,贷款到期当天,巴克莱银行收到北国投的一份手写传真通知,“因为该笔贷款用于在海南岛的一个项目,无法到期偿还”,要求续期。25年前, 4500万美元不算一个小数目。

  1990年代中期,一些地方政府控制的企业以“软担保”的方式借了一批外债。此为借贷双方的“擦边球”。因为各种原因,其中有一些到期无法偿还,例如广东国投(广信),粤海集团,等等。时任副总理的朱镕基因此采取严厉措施,对地方企业在海外举债严加控制。当时,央行要求对于已经到期无法偿还的外债,地方政府与借贷双方必须及时报告,而海外媒体也高度关注中国的债务偿还能力。彼时,金人庆出任北京市副市长不久,负责经济工作,并且主导北京控股集团香港上市。在此之前,笔者与他见过面,但不算熟悉。

  考虑再三,笔者建议巴克莱公司银行部召集贷款银团的几家银行代表开会,要求他们等待一个星期,严格保密。如果届时巴克莱银行无法解决问题,再按规定一起向央行报告。对银团而言,一旦作为不良贷款上报央行,后续处理也许遥遥无期。毕竟,按照当时的规定,地方政府是无权对外做信用担保的。

  随后,笔者写了一封函给金人庆,传真到巴克莱银行北京办事处,要求作为急件当天送达金副市长。笔者在信中说明债务违约的情况,以及巴克莱银行对银团成员做的工作,即暂时不向央行报告,高度保密,等待一周,希望北京市政府能尽快解决问题。在信中,笔者也提及,如果此笔债务不能及时偿还,对北京控股集团即将挂牌上市十分不利,因为都是北京市政府的信用和直属企业。

  第二天,北国投联系巴克莱银行公司业务部,说金副市长收到信后立即召开会议,很快就会解决问题。三天之后,同事告知,贷款问题解决了,皆大欢喜。这种务实和极高的办事效率给笔者留下深刻印象。

  2000年,笔者转到汇丰银行负责亚太区投资银行业务。期间也有几次机会拜访后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和财政部长的金人庆,请教中国经济问题。他毫无为官至正部级的架子,也不打官腔,相当实在,直率,坦然,切中时弊,也对海外局势,特别是国际资本市场的动态高度关心。

  2004年,笔者的投行团队完成汇丰银行对交通银行的策略性投资。2005年,交行上市。当年秋天,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会在伊斯坦布尔召开年会。笔者与时任汇丰银行全球资本市场主管的欧智华(Stuart Gulliver)请金人庆一行晚餐。海阔天空,聊得十分尽兴。金人庆的一段话至今记忆犹新:“我们现在都是交通银行的股东了。财政部是第一大股东。你们汇丰是唯一的外资策略性股东,希望我们合作愉快,也希望你们带给交行你们的技术,管理和产品,使它更加国际化”。晚餐结束时,他半开玩笑地对我们说:“如果你们汇丰与交行管理层合作有问题的话,请打电话给我,我来协调,处理”。

  几年后,传来他去职财政部,转到国家发展研究中心的消息,颇为伤感:一位精干务实,精通财经,不说官话,不摆架子的部长从此淡出政界和公众视野。如今故人已经驾鹤西去,只能在此聊表追忆。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吴秋晗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网贷天使 诚通集团 肖亚庆 三个有利于 洛克菲勒中心 政法委书记 启东事件 陈一新 东部战区 平安众筹网 杨鲁豫 中宝投资 中央政治局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