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医疗投资:放弃“头部幻想”,拥抱全球创新和制造升级

2021年08月23日 11:2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放弃头部幻想,医疗投资细分赛道和医药创新精彩纷呈:回到中国资本市场,医疗健康领域最值得投资的难道就一直是那几个市值2000亿以上,估值不断拔高的所谓药茅,器械茅,医疗茅吗?
李秋实
熙德资本创始合伙人,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医药行业分析师,曾任平安银行医疗健康事业部董事总经理,曾获“新财富”“水晶球”最佳分析师。毕业于北京大学药学院,美国西北大学Kellogg商学院EMBA。曾在德国拜耳医药从事新药研发。

  【财新网】(专栏作家 李秋实)近期资本市场担忧的除了互联网头部公司,教育赛道的政策,再就是医疗和医药的政策,几家头部公司的暴跌也让人们开始思考医药行业的未来。对此,要从大历史的超长维度来思考。

  历史上很多社会的最后崩溃来自于后期深刻的内卷化,阶层跨越停滞,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很多海外汉学家的重要研究课题是人类历史上重要的工业革命为何没有诞生在中国,而是西欧,尤其是大英帝国。有一点似乎是共识:大英帝国和中国江南具有同样富裕的民间商业群体,也有足够的勤奋和精明,但是英国由于资源不足,反而把发展中心放在海外,全球化。虽然说是对各殖民地资源的掠夺,但是极大激励了中间阶层对于财富和地位的渴求,因此商业得到极大发展,蒸汽机等科技加速发展,从中间阶层和底层的人们流向全球,很多极具企业家精神,在古老英国等级森严的社会中找不到位置的人,在海外成为了巨富,很多后代也成就了美国新一代工商业精英群体。

  《21世纪资本论》和《增长的悖论》也在用各种方式不厌其烦地论证资本和科技巨头正在加剧不平等,贫富分化。如果不解决这种不平等和内卷,下一步则是整个经济的失败。那么,最后超级财富阶层也不能持续增长,这样一个多输结局也许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我隐约看到,对于教育,互联网政策的背后,也许是要重建一个更加有活力的产业结构和社会发展方向,以高端制造业升级和硬核科技创新为蓝图的新型产业引领方向。

  我也开始思考我所深耕的医疗投资。全球范围内看,医疗健康行业生来就不是一个内卷化的赛道,这也是医疗投资最为精彩纷呈和有魅力的地方。全球前十名的大型药企其实每十年,二十年都会发生剧烈的更迭,出榜者很多失败在专利悬崖,即曾经辉煌的重磅药物专利到期沦为仿制药,但是自己苦心经营的研发管线或者并购组合,却没有诞生下一代的重磅创新药物,反而频频失败。新进榜者大多来自曾经的无名赛道,成立也许不到20年,靠着极具突破性的新一代制药技术平台,从一到两个重磅药物打头阵,而后向不断完善的Bio-pharma或器械龙头进化,从曾经的安进,基因泰克,到再生元,吉列德,爱德华医学,再到最近的Moderna ,Biontech。这些公司在进入榜单的20年前大概只是教授和科研人员在实验室里被初步探讨开发的新技术,当下全球的生物科研室中,又有多少前沿技术孕育着这样的未来之星?这大概是生物医药投资最有魅力的地方。

  Big Pharma笨重的股价表现从来就不是美国资本市场最具超额收益的表现,甚至常常跑输大盘指数。今年新晋前二十大药企榜单的Moderna,Biontech,均来自于波澜壮阔的mRNA赛道,在三年前还是个低调的中小市值生物科技公司。

  放弃头部幻想,医疗投资细分赛道和医药创新精彩纷呈:回到中国资本市场,医疗健康领域最值得投资的难道就一直是那几个市值2000亿以上,估值不断拔高的所谓药茅,器械茅,医疗茅吗?冠以这样的称谓,一直重仓抱团这样公司不思考变化的人,大概不太明白医药领域真正的产业规律,我不否认这些大市值的头部公司在某一些领域,某一个阶段,某一种发展模式上,有着超凡的竞争力。但是,在很多冉冉升起的创新技术赛道,未必是这些头部企业能够完全进入的,一旦有些低于预期的业绩或者政策灰犀牛,迎来的大概只有戴维斯双杀。我们在估值泡沫的高点就开始谨慎对待这些头部企业,一直不断地在医药产业链深处,以及科技创新前沿中,发掘那些没有被人充分认知的下一个超级成长股,已经取得了不少超额收益。

  医疗政策之下,寻求全球定位的高维度创新驱动公司:医疗投资的第一属性在于全球化的科技创新,只要人类对于生命长度和生命质量的追求是永恒的,医疗健康投资就永远都有机会,大量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比如肿瘤的,中枢神经疾病的,心脑血管疾病的,预防医学等,还有人类对于健康和美丽的追求。就像当年大英帝国由于国内资源和市场的不足,开始了立足于全球市场的发展扩张,从而诞生了工业革命,一个产业的生命力只要是在于对创新的无止境追求,还有全人类共同需求的满足,那么这样的产业是生机无限的。

  制造业升级是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方向,全球医药创新链的高端制造中心将不断向中国转移。中国政府提出共同富裕,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形收入分配结构,产业结构将向更加健康的德国模式靠拢,而不是由互联网巨头和金融巨头垄断的美国靠拢。充满活力的高端制造业,有利于形成大量工程师和专业人士们构成的中产阶层,而不是美国人最近忧虑的由于制造业空心化,科技和金融垄断带来的中产阶层的消失。在德国人所著的《隐形冠军》一书中,大量的全球高端制造业产业链上的一些硬核制造和技术的科技小巨头是德国公司,这些公司的成长和发展护城河靠的不是垄断红利,而是不断进步的技术创新。

  回到中国的产业土壤,很多人都在探讨什么样的产业会被扶持,什么样的被打压。有一个方向一直被国家长期鼓励和扶持的,就是拥有全球竞争力的高端制造业,需要解决大量的卡脖子问题,是一个大国长期核心竞争力的体现。在医药产业中,全球市场定位的CDMO产业就是个硬核的高端制造业赛道,还有大量的在制药工业中,创新药,疫苗,医疗器械等上游产业,都属于此类。如果中国是未来全球高端制造业的中心,那么这些医疗创新产业链的制造中心也会是中国,可以看到未来会不断诞生定位于全球医药产业链的隐形冠军。

  市场的起起落落并不会影响一些医药的超级成长企业的发展,反而给深谙产业未来真正趋势的投资者机会,撇去泡沫,带来一次重新审视产业长期机会的价值投资盛宴。对于未来医药科技创新的信心,以及对于顶层设计下,下一代中国医药企业和医药创新链上的隐形冠军们,这也许会是未来数年一次中国医药产业蝶变的历史机遇。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东昊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肖亚庆 陈一新 全国人大常委会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启东事件 陈小鲁 无线输电 张翔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秦晓 杨鲁豫 非法集资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辅仁药业 中宝投资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