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中国新冠疫苗接种的决策挑战

2021年04月02日 12:2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要继续加大国内接种力度,完善接种路线图,做好疫苗储备和采购,做好打疫苗接种持久战攻坚战的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各国间“群体免疫“差异带来的问题
贾平
贾平,公共卫生治理中心执行主任,美国德克萨斯州圣玛丽大学法学院兼任教授;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生命伦理学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美国亚洲协会Fellow;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青年领袖(2009-2015);曾任抗击艾滋病,结核与疟疾的全球基金(The Global Fund)国家协调委员会代表和全球基金监管机构(AIDSPAN)理事会理事;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人权研究中心访问学者,并在国内多所院校任客座教授或研究员。

  【财新网】(专栏作家 贾平)当前,中俄英美领跑全球COVID-19疫苗研发,全球接种疫苗数量超5.9亿剂,部分国家疫苗配给进展良好,个别国家完全接种比例已经超过53%,美国等国在今年夏末将初步在其国内建立“群体免疫(屏障)”。相比之下,目前中国疫苗接种虽然明显提速,但全人群完全接种率依然很低(每百人疫苗配给仅为4.2剂,远远低于以色列的113,美国的23,英国的26和欧盟的8.2),面临输入性病例演化为疾病流行的持续挑战。本文认为,在确保安全和有效性前提下,把握和解决好疫苗接种实施的伦理与政策挑战,探索逐步扩大国内接种人群数量,加大疫苗储备和采购力度,完善疫苗接种后续政策与管理,将有利于中国在全球自由通行逐步恢复的态势下,对冲由于他国建立群体免疫而导致的疫情输入乃至再暴发的威胁,缓解防疫压力并逐步恢复正常生产生活与国际交往。

  一,全球范围内COVID-19疫苗接种效果在疫情高发区已经初步体现和证明

  截至2021年3月31日晚12时(北京时间),全球219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感染COVID-19病例超过1.295亿人,死亡人数超283万人,但美国,欧洲新发病例增幅继续处于平台期,当前感染(Active cases)相比一月份的高峰,一直呈下降趋势。

  (一) 疫苗接种覆盖率的提升产生了良好保护效果

  例如,美国1月份每日新发案例多数在近30万左右,目前多日徘徊在6万,死亡人数截至3月28日那一周,同比前一周下降7%(见《WHO每周COVID-19流行病学动态》);英国则从1月高峰期的每日6万余例,下降到了目前的每日4000余例;疫苗完全接种率超过53%的以色列,每日新发感染人数则从1月高峰期的1万例上下,下降到了目前的466例,而三周前的3月11日则为2758例,目前其全国总共现有感染病例,已经从1月的8万余人急速下降到7000余人,显示疫苗接种产生了非常良好保护的效果。

  (二) 疫苗接种率不足,疫情流行区新发感染数量局高不下

  那些前期疾病流行程度较高,人口基数较大而接种疫苗比率比较低的国家和地区,依然面临严重挑战。一些国家如巴西和印度,每日新发则连创新高,累计感染人数分局全球第二,三位,截至3月28日的那一周,巴西新增感染超过53万人,同比前一周上升5%,而死亡人数则较前一周上升8%;印度新发感染超过37万人,同比前一周上升55%(见《WHO每周COVID-19流行病学动态》)。目前,巴西和印度国内的疫苗接种也都明显加速,分别超过2000万和6000万人次。欧盟地区新发感染(连续5周)和死亡人数(连续3周)持续增长,同比前一周分别上升11%和7%。死亡人数方面,意大利(8%)和波兰(22%)同比上升较快,俄罗斯则出现了8%的下降,与此相对应,俄罗斯和法国疫苗接种人数也快速增加,目前均超过1000万人次,接近或超过本国人口的10%,两国新发感染人数开始进入平台期。

  (三)科学研究和真实世界数据(real world data)印证了前述数据对比和观察

  在欧洲,虽然出现了一些诸如血栓之类的状况,但研究显示阿斯利康-牛津疫苗在去年12月投入紧急使用后,真实世界数据和临床试验数据相当,接种35天后,保护力达到73%,且没有出现达到平台期(即保护效力开始下降)的迹象。(Cotton et al.,2021;Noa Dagan et al., NEJM. 2021)

  (四) 研究显示疫苗安全性有保障

  在不良反应方面,Reid McMurry et al.等人近日对美国接种疫苗的62138名个体进行的疫苗不良反应分析显示,疫苗的安全性和耐受性有保障,不良反应与对照组(未接种者)相比,并无显著提高。

  (五) 社交距离限制等手段依然有重要意义

  需要指出的是,合理的卫生措施和社交距离限制,依然是目前大多数国家对抗疫情必要的选择,即便疫苗接种正在大规模铺开。比如,美国近日疫情数据反复“震荡”,被认为和民众对疫苗的过度乐观,以及年轻人社交活动明显增加有关;相比之下,缅甸的疫情从去年12月的每日1000余例新发感染的高峰,一路降到目前多日来的每日20余例甚至个位数,但该国的疫苗接种绝对值和比率都很低。这些情况显示出,COVID-19疫情控制中,社交距离等限制在完全疫苗接种缺位的情况下,依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上述数据和研究,都进一步加强了向疫情高发地区公众快速,广泛分发COVID-19疫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

  二,全球范围内领先的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均不同程度得到验证,副作用比率低

  全球范围内,有80款疫苗在进行第I期或第II期临床试验,23款疫苗进入第III期临床,6款疫苗被批准得到紧急使用,7款疫苗被批准得到完全使用。此外,至少还有77款疫苗正在进行进入人体临床试验前的动物试验。

  中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在疫苗研发中居于领先地位。中国已经有多款疫苗国内附条件上市,在阿联酋和巴林上市使用后,两国政府称疫苗有效性达86%,III期临床数据显示该疫苗有效性合格,但目前数据还未在同行评议的国际期刊上发表,世界卫生组织正在审核是否将其加入紧急使用疫苗的候选名录。(Nature 588, 548(2020);SCMP,March 5)除了3款灭活疫苗和一款腺病毒载体疫苗外,中国最近还批准了安徽智飞龙科马公司的重组亚单位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3月15日)。据公开媒体报道,截至2月底,中国已向69个国家和两个国际组织提供疫苗援助,向28个国家出口疫苗。目前,中国疫苗接种明显提速,已从2月底累计接种疫苗5,200多万剂次,快速上升到目前的1.1亿多剂次,总量位居全球第二。此外,研究显示,俄罗斯两款疫苗中的一种有效性达92%,(Ian Johns. Lancet. Vol.397, Feb. 20)。另外,从统计数据来看,mRNA疫苗的效果最佳(见表1)。

  


  就疫苗的副作用而言,各款疫苗的不良反应,不良事件率都很低,只有阿斯利康疫苗出现了凝血(血栓)反应,目前在调整中,但是否与疫苗接种有关存在争议;最新一些研究显示,儿童中接种疫苗的副作用很低,比如辉瑞公司3月31日宣布,辉瑞-Biontech疫苗针对12-15岁青少年效果良好,在一项涉及2260名青少年的III期临床试验中,有效性达100%,目前正向美欧药品监管部门提交审批材料申请紧急使用;该公司也在准备更新6-11岁儿童接种的临床试验数据(具体见表2)。

  


  1. N Engl J Med 2021; 384:403-416.

  2.http://labeling.pfizer.com/ShowLabeling.aspx?id=14471.

  3. Lancet 2021; 397: 99–111.

  4.https://www.thelancet.com/cms/10.1016/S0140-6736(20)32661-1/attachment/75bff1ea-804f-4c66-adc1-2f7d0f9b4550/mmc1.pdf.

  5.https://www.nejm.org/doi/pdf/10.1056/NEJMoa2034201?articleTools=true.

  6.https://www.jnj.com/johnson-johnson-covid-19-vaccine-authorized-by-u-s-fda-for-emergency-usefirst-single-shot-vaccine-in-fight-against-global-pandemic.

  7.https://www.thelancet.com/action/showPdf?pii=S1473-3099%2820%2930987-7.

  三,全球疫苗可及性和接种进度不一,群体免疫(屏障)的形成在国家间存在巨大差异

  人体受到传染病攻击而康复后,会留下“免疫记忆”(immunological memory),可以在未来抵御同样病毒的攻击,这就是疫苗的工作原理。对一个既定的人群(比如某一个国家的民众)来说,疫苗接种和疫情传播大致会有如下几种可能:

  1,假定一个人群中无人接种过疫苗,那么COVID-19将在其全人群中传播;

  2,如果该人群中仅有部分人接种过疫苗,那COVID-19将在全人群中传播,但那些接种疫苗的人(以及感染后康复且体内尚存在免疫反应的人)将免于被感染(或患重症);

  3,但如果一个人群中足够多的人接种并产生“免疫记忆”,那么COVID-19就无法在全人群传播(COVID-19人际传播率大约为3.28,即一个感染者平均传播给3.28个人;但当人际传播率R0小于1,也就是一个感染者传播不到1个人时,病毒的传播就会大大延缓下来,或者遭到阻却),但该人群中没有接种的那些人可能还是会被感染,如果病毒能够存在足够长时间,或者有外部病毒输入的话。

  由此,如果想要在一个人群中形成“群体免疫”,那体内有免疫记忆的人在该人群中的比例,就需要达到一个“阈值”(即高到达到一个门槛)。比如,麻疹群体免疫的阈值是94%,也就是一个人群中平均每100个人中需要有94个人有免疫记忆,才能达到麻疹群体免疫;百日咳(94%),白喉(85%),小儿麻痹症(80%-86%),天花(83%-85%)的群体免疫阈值都很高,因此基本需要全民接种。目前,研究人员估算的COVID-19群体免疫阈值约70%-75%(见梅奥诊所:Mayo.com)。

  一部分国家到今年夏季可以形成其国内的“群体免疫”,而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部分国家则很难做到。中国目前接种1.1亿人次,按照70%人口的阈值计算,至少10亿人需要得到两针的完全接种,即20亿剂次,以每月1亿接种速度计算,也需要至少19个月,此外全面接种还面临产能,质量,运输,冷链管理和区域不平衡等一系列挑战。更何况,剩下未接种的4亿人的数量也足够庞大,即便在他们之中局部流行,也足以造成十分严峻的后果(比如在某些没有免疫的省域或市县域内进行传播和流行等)。

  (一)一些发达国家和一些人口相对较少的国家疫苗配给率和接种率较高,部分国家夏季可以在其国内形成“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

  截至北京时间4月1日晚12时,全球141个国家/地区共配给疫苗数量已经超过5.9亿剂,目前以每日1530万剂的速度推进。其中,美国已经配给了1.5亿剂疫苗,上周每天以283万剂的速度推进接种,23%的人口已经至少接种一次,超过70%分发给各州的疫苗已经接种完毕。依照目前的速度,4个月内美国将有75%的人得到两次疫苗注射而完成接种,今年7-8月左右将形成有效(美国国内)群体免疫屏障。数据显示,至少4个国家分配了足够多的疫苗覆盖了其国内30%的人口,这四个国家国内新冠新发感染率均进入平台期,或开始下降。按照疫苗配给/接种的总数排列,美国,中国,欧盟,英国和印度位于前5名。最新数据显示,俄罗斯以每日配给/接种30万剂的速度,目前以配给接种1000万剂的总数量排名全球第10(除欧盟外),但以此速度到今年底也很难形成群体免疫。中国目前则以每天正以近500万剂的全球最快配给/接种速度向前推进。

  表3:截至到北京时间2021年3月31日晚12时为止欧盟及全球COVID-19疫苗接种配给数量数前20名国家排名(括号内为笔者在3月11日的研究报告中搜集的对比数据):


  但按接种人口比例来看,全球范围内,以色列的接种状况进展最为顺利。以色列每百人中配给的疫苗数量已经超过113剂,塞舌尔每百人配给疫苗数量达到104剂;阿联酋,智利,英国,不丹等紧随其后(配给的疫苗数量和接种的人数可能会有所不同,因为有些配给后的疫苗,可能还没有来得及接种;此外,多数疫苗需要注射两次才达到完全接种,因此要区分配给比率,接种比率和完全接种比率)。如果保持这一速度,这些国家有可能在今年夏天之前达到群体免疫。而包括中俄在内的金砖五国和多数G20国家如印尼,墨西哥,阿根廷等,由于人口众多,配给数量都在每百人10剂以下甚至更低,群体免疫将会拖到明年甚至更晚。

  表4: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晚12时每百人中配给(Administered)COVID-19疫苗数量比率及疫苗接种比率前十二名国家(括号内是笔者在3月11日的研究报告中搜集的对比数据)


  从表3和表4看,上述国家和地区,有如下几个特征:

  1, 这些国家多集中在美国,欧洲和(东)南亚,这些国家确诊和新发感染人数居前,共计超过1.14亿人,占全球总累计感染人数的91%,以及新发感染的88%和死亡的92%(截至3月28日的一周,见《WHO每周COVID-19流行病学动态》)。因此,疫苗接种对这些国家和地区来说是最有效的疫情控制策略;

  2, 美加,欧盟,俄罗斯,英国及印度等,都是中国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

  3, 在群体免疫形成后,这些国家将初步摆脱COVID-19的掣肘,彼此间公民的自由流动限制将逐步消除,各项政策制定的空间加大,国民经济和生产生活将趋于恢复;

  4, 由于中国和这些国家存在复杂互动,且群体免疫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接种,因此中国未来面临“他国多点输出和本国多点输入”病毒的复杂挑战。

  (二)中国及周边和一带一路许多国家和地区离“群体免疫”屏障尚有很大差距


  从表5可以看出:

  1,这些国家/地区许多与中国接壤,或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的合作伙伴;

  2,这些国家/地区或者人口基数庞大导致接种比率低,或者存在政治动乱(缅甸),有些则有大型中国对外投资项目(如斯里兰卡的汗班拖特港)等;

  3,这些国家/地区的疫情状况都不严重,所以并没有大力推进疫苗接种的急迫性(也就是“等得起”);

  4,在欧美等建立群体免疫后,将与这些国家重启交往,由于没有建立群体免疫,由此通过这些国家/地区输入/输出病毒的概率将大增;

  5,由于得不到充足疫苗,不排除上述国家/地区存在等别国接种后天下太平的“侥幸心理”,这种心理可能导致疫情政策导向出现问题而再次暴发疫情,因此是应当成为中国重点的“帮扶对象”;

  6,一个比较好的趋势是,上述国家/地区过去三周来疫苗接种数量均有大幅攀升。

  (三)海外华人社区应成为关注点

  目前,中国出国留学的目的国呈现更加多元化趋势,2019-2020学年中国在美留学人数(高等教育)达到1,075,496人。此外,海外华人华侨人数众多,粗略估算,海外华人有6000多万,分布在198个国家和地区。

  


  结合表4和表五5的数据,表6国家中:

  1, 美,加,法,意,英五国的COVID-19疫苗配给量比较充裕,其接种政策较为开放包容,如美国允许1100万非法移民接种(意大利上一周在欧洲地区新发感染人数排名第一);

  2, 澳大利亚,日,韩,新西兰,新加坡五国疫苗接种状况不理想,但疫情也不严重;

  3, 金砖国家中的俄罗斯,巴西以及南非三国,疫情状况严重,每百人疫苗配给/接种比率很低,华人的接种状况值得关注;

  4,东南亚的印尼,泰国,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越南以及南美州的秘鲁,疫苗分配/接种的总数和比率都很低。

  5,这些国家建立群体免疫时间不一,但存在华人社区和国内交往频繁的可能性。因此,在制定相关政策时,要关注它们彼此间的交往状况,以及疫情的社区控制状态,从而形成相应的精准帮扶和防控策略。

  四,中国疫苗接种实施面临的伦理困境及随之而来的决策挑战

  在全球新冠疫情持续肆虐,而疫苗接种各国和地区进度,程度不一,且存在“疫苗主权”(即原则上疫苗需要当地政府监管部门批准才能上市),疫苗护照(接种后是否可以国际旅行自由以及疫苗效力互认的问题),疫苗资源(各国可能会争夺疫苗的有限资源),疫苗技术(知识产权和研发壁垒)等一系列复杂问题的情况下,中国的疫苗接种实施策略,面临着一系列伦理困境造成的“两难”和挑战,并由此对如何决策产生巨大影响。本文将相关的伦理和决策困境,简要归纳如下:

  (一)“打还是不打”疫苗的问题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则异常复杂,绝不是想象中的“撸起袖子就能打”那么简单。比如,人们可能对安全性和有效性存在担忧;又或者,许多人(或国家)存在侥幸心理(如持有“别人(国)接种后我也就安全了”这种反常识思路),或者存在敌视疫苗的情绪(比如宗教原因导致的反疫苗行动);再比如,全民接种耗费巨大,耗时很长,人们可能不愿意去花这个时间精力;此外,还存在信息闭塞,交通运输障碍,冷链管理,公平可及等一系列问题和挑战。

  由此,决策者必须在“疫苗接种带来的中长期收益”和“疫苗接种带来的即时风险/成本”这两方面进行反复权衡。由于疫苗是敏感的生物制品,一旦出现安全性问题,在信息社会往往会闹得动静很大,这显然会给决策者带来某种顾虑,尤其是在国内疫情基本受到控制,不存在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和欧美疫情肆虐,具备充分的大规模推广疫苗接种理由的决策背景迥然不同。

  但是,如果我们考虑到全球新冠疫情长期化的可能,以及他国群体免疫后,中国面临的多点输入性病例和自由旅行压力双重增加导致的疾病大规模“再流行”风险,和复工复产和国际经贸交往便利化带来的各种收益,这些显然压倒了接种带来的即时风险与成本,尤其是当这种风险有着充足的临床试验和真实世界证据证明是可控的,只在一定范围内以很低的比率发生且有充足的应对和补救措施时。因此,当前决策层做出的推广疫苗接种的决定,无疑是非常正确的。

  (二)国内—国际的疫苗资源平衡问题

  对于那些本国生产的疫苗不能满足国内需要,或者本国没有研发和生产疫苗能力的国家来说(一般而言,人口在1000万以下的国家,研发和生产疫苗具有“规模不经济性”),进口他国疫苗就成为必然的选项。但COVID-19引发的巨大灾难,让一些主要疫苗研发生产国对出口疫苗采取了严厉管制措施,也就是所谓的“国际禁限管理”。如2020年4月,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颁布了一项“临时最终规则”,对COVID-19疫苗设定了出口限制。2021年1月29日,欧盟委员会宣布对COVID-19疫苗实施新的出口机制,欧盟境内生产的疫苗出口面临欧盟监管机构的审批干预。而世界上最大的疫苗制造商印度血清研究所,也已经明确表态不会在未来几个月出口英国研发的COVID-19疫苗。禁限管理引发了欧盟国家内部和英国厂家间的争议,也已经广为人知。

  由于中国国内疫情得到控制,于是有观点认为,对外出口疫苗存在很大空间。当然,出口疫苗面临一系列国内国际(药品/贸易等)法律规制,限于篇幅,本文不予讨论。但需要指出的是,鉴于人类社会从未面对过为70亿人接种疫苗(最高需达140亿剂次)的挑战,且研究也并未证实接种后免疫反应在一定时间内不会减弱或消失(从而需要再次接种),此外还存在疫苗毒株变异的问题,而同时单位时间内全球的疫苗产能则是有限的。因此,未来相当长时间内,都将存在疫苗“国内—国际”资源分配的张力。

  (三)疫苗的有效性问题

  中国几款疫苗的III期临床有效性数据,都尚未在同行评议学术/科学期刊上发表。由于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因此也很难通过国内真实世界数据来证明其有效性。那么,是不是能以有效性问题,作为不接种疫苗的理由?

  本文认为,国产疫苗的有效性在I,II期临床以及在国外的研究中,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证明,但一些入组的人数不是很多,影响了数据的权威性。但总体来说,达到了国际机构要求的标准(50%以上),因此接种可以得到伦理的辩护。当然,我们需要通过未雨绸缪的措施,避免和应对有效性缺失时面临的无法建立起有效群体免疫的问题。另一个辩护是,由于病毒存在变异毒株,不能排除现有各国的疫苗未来都需要重新做技术调整(也就是未来现有疫苗有效性对新毒株可能会产生问题),但这显然不够成不接种的理由,欧美的大规模接种也验证了这一观点。

  (四)挤占其他疫苗接种资源的问题

  正如前文指出的,全球COVID-19疫苗接种可能挤占其他一系列疫苗(比如天花,麻疹,乙肝等)的生产和接种资源,比如,让医务人员和公共卫生人员人手不足。因此,在推广全民接种COVID-19疫苗时,要考虑到资源间的平衡和储备问题,避免顾此失彼,发生其他类型的公共卫生危机。

  (五)可及性和公正性问题

  可及性意味着提升公众获得疫苗的便利性,而公正性意味着不同区域和人群间疫苗的分配问题。目前来说,由于中国国内疫情控制较好,尚不存在不同人群间争夺疫苗资源的情况。但如果未来“疫苗护照”得到国际认可,接种带来的便利性和益处的提升,或者局部疫情再暴发,则可能会导致公平与可及问题的产生,并引发其他一系列社会问题。

  疫苗涉及非常复杂的生命科学,技术和法律,伦理以及社会问题。制定相关的疫苗实施政策,需要考虑到各方面的制度及政策环境,以及操作的便利性,可行性。为此,本文作者建议:

  一,继续加大国内接种力度,完善接种路线图,做好疫苗储备和采购,做好打疫苗接种持久战攻坚战的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各国间“群体免疫“差异带来的问题

  1,在强调和坚持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前提下,在中国疫苗的国际推广和国内疫苗接种比例分配上做出合理调配,适度加大国内疫苗在国内的配给比例。

  2,制定与完善疫苗全民接种的路线图,尽量在他国建立“群体免疫”的窗口期到来之前,在国内已有的疫苗优先接种人群名单基础上,考虑进一步扩大接种人群,为全民接种做好充分的物资,人力和政策准备。

  1)在现有1.1亿国内接种人群和海外接种人群基础上,跟踪研究,发布疫苗安全性和不良反应数据,以及真实世界的有效性数据,并及时发表在国际同行评议刊物上,强化公众的信心与信任;

  2)考虑开展人体挑战性试验(HCT),进一步验证疫苗的有效性;

  3)对接种人群提供更多便利性政策措施,比如不再强制做核酸检测,以鼓励更多人接种;

  4)杜绝各单位和地方制定“强迫性”的政策措施,逼迫有关人员接种(比如不许上班等),接种应当是自愿的,各自为政的逼迫性政策,会造成恐慌和不必要的资源挤占。

  3,如果中国疫苗产能未来不能跟上国内需求的状况,建议通过COVAX机制,扩大采购量。2021年,美国政府承诺分两次资助COVAX共计40亿美元。中国也可考虑加大对COVAX的投入,一方面为发展中国家尤其是穷国采购提供资助,目前,一些国家的疫苗配给数量还很低,比如加蓬总共只有17剂疫苗,伊拉克只有600,埃及只有1000多。另一方面,通过COVAX采购也可以为中国找到未来疫苗的充足替代来源,满足多层次和不同地区的需求(比如海外华人),防患于未然。

  二,应对疫苗进出口时将可能遇到的各种挑战

  1,各国国内法(如药品管理)规制:疫苗在进口国上市需要经过当地药监部门审批,如美国FDA目前只批准了三种COVID-19疫苗。国内企业需要在相关各国依法按照程序递交申请材料,获得上市许可。疫苗得到当地的认可,往往有三种途径,一是当地监管部门的上市许可(批准),包括紧急许可和一般许可两种;二是得到WHO(UN)的认可,包括“紧急使用名录”和“预认证”(PQ),目前,中国的几款疫苗正在得到WHO的紧急使用名录审核(EUL review),如果审核通过,就可以进入COVAX体系,通过全球采购予以分配;三是第三方监管机构的批准。以欧盟为例,其对华态度有松动,欧盟委员会对欧洲药监局(EMA)认为安全有效的疫苗,在数据尚不足的情况下,发放“附条件市场许可”,并进行滚动审查,允许疫苗企业分批递交材料,逐次审查。

  2,国际贸易规则规制:疫苗的进出口面临比较大的国际贸易规则限制,比如企业资质(出口经营权),检验检疫,出口税则,禁限管理,进口准入,跨境运输合同管理,跨境制裁风险(比如涉及技术转让,涉军企业等等),知识产权问题等等。

  3,冷链管理和国际物流:COVID-19疫苗往往需要低温保存,因此冷链保护和管理十分关键,涉及转运,重新包装问题,温度标准(A,B,C三个等级),电子温度监控,光照条件,国际运输的标签和程序等等。(WHO,Guideline on International Packaging and Shipping of Vaccines. 2019)。建议依照WHO的相关指南,完善冷链管理,排查国际冷藏运输合同风险。

  三,密切关注周边重点国家疫情发展,制定精准援助的计划,有效降低输入性风险

  1,可以针对周边重点国家提供疫苗援助,也可以通过COVAX机制定向资助一些国家选择购买疫苗;

  2,通过合理的方式,敦促已经接受并批准中国疫苗上市或紧急使用的国家的政府,保障包括华人在内的少数族裔群体的疫苗平等可及权利。

  3,鼓励美国,欧盟,英国等发达国家华人华侨社区就地接种。

  4,鼓励到缺乏疫苗地区工作学习的中国留学生,劳务人员等在国内完全接种后再行启程。对于已经在国内接种,到了所在国又想接种疫苗的,需要提醒其接种不同疫苗可能会产生原发免疫反应,导致之前产生的抗体质量不高,甚至出现更严重问题。

  5,在疫苗的采购,分销过程中,尽量避免对无辜第三方造成伤害(比如垄断,排他协议等)。

  四,完善疫苗接种的后续政策与管理

  1,坚持严格,精准的疫情控制措施,并依据国际疫情变迁,进行合理的,必要的调整。由于目前尚不清楚接种后人群是否会“携带”病毒,因此在中国国内群体免疫屏障建立起来之前,不宜推行和已经建立起“群体免疫”国家之间的完全“自由通行”。

  2,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在边境线较长且“断点”较多的边疆省份(比如曾数次出现输入性疫情的黑龙江,云南等),继续保持较强的进出境检查措施。

  3,积极与各国,国际组织接洽,探索“免疫护照”跨国互认或者单方承认,以及入境人士简化隔离措施的问题。

  4,严格执法,打击假冒伪劣COVID-19疫苗国内国际的流动和泛滥。快速形成联合工作和防范,执法机制,积极应对这一挑战。

  5, 实时监控新冠病毒毒株的变异,多个新冠毒株变种的出现,凸显了如下问题:

  1)每个人(包括以前感染或接种疫苗的人)严格遵守公共卫生防护措施的重要性,增加诊断能力和系统测序的重要性,以及在国际上及时共享序列数据的需求的重要性;

  2)对入境旅客携带病毒进行系统测序,和基于本土社区的样本测序进行比较的重要性;

  3)除了基于人群的疫苗有效性研究外,还应在接种后的所有新冠疾病暴发的人群中进行病毒测序,并积极参与病毒进化的全球监测和卫生决策的必要性。

  6, 在大规模接种COVID-19疫苗时,需要充分考虑国内其他类型疫苗的生产,

  储备,供应和接种能力,不会因此遭到明显削弱和挤占。可以通过向GAVI等购买等备选措施,避免其他疫苗短缺的出现。

  7, 针对接种不良反应,不良事件,做好相关预案,内容涉及登记,急救,追踪,调查,依法赔偿/补偿等。

  作者为独立智库公共卫生治理项目执行主任,法律与公共政策学者。作者自2020年7月以来,主笔了一系列关于新冠疫苗的研究报告和论文,包括新冠疫苗可及性,新冠疫苗的人体挑战性试验伦理框架,大规模公共卫生危机情况下应急管理伦理框架,新冠疫苗和知识产权等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翔宇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南华早报 政法委书记 洛克菲勒中心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资本充足率 祁斌 地方债务 十三届三中全会 廉政准则 e租宝 去杠杆 商誉 版税率 负利率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