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聚焦 > 正文
  •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李毅中:要重视工业制造业占比过早过快下降趋势

2021年03月31日 10:5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对很多行业来说,量的增长基本没有空间,更多要靠“提质,降本,增效”
2021年2月19日,湖北荆州,工人在当地一汽车安全系统公司生产线上生产汽车安全带。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实习记者 樊盛涛)“目前中国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还不高,尤其基础研究投入只占到研发投入的6%,与发达国家15%—25%的比例相比,仍有差距。”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3月28日在由保定市政府等八家单位主办,中制智库承办的第六届中国制造强国论坛上如此表示。

  围绕中国工业和制造业发展现状,李毅中认为,在“十四五”时期,一是要增加基础研发的投入;二是在国际形势的变局背景下,中国要掌握“卡脖子”的核心技术,构建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国内生产供应体系;三是重视能源和资源大量依赖进口的问题。

保持制造业占比稳定

  首先,李毅中提到,2020年中国工业在防止疫情和恢复经济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中国安全高效的物流网络和种类齐全的产业链,保障了防疫抗疫的物资供应;工业率先复工复产,拉动了GDP由负转正。

  他提醒,近些年中国工业和制造业在GDP中的占比,出现了过早,过快下降,将会削弱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其中,全国工业占比2006年-2019年由42%降到32%,同期制造业占比由32.5%降至27.7%。在地方层面,各省市的工业占比也呈现下降趋势,与全国均值相比,部分省份的下降速度更快。

  如何保持制造业占比的基本稳定,巩固壮大实体经济的根基?李毅中建议,当前各地各行业都在实施“十四五”规划,工夫要下在工业高质量发展上,要千方百计保持工业增加值的增幅与GDP的增幅相当。“如何提高工业增加值?有总量增加的要求,最根本的要靠质的提高,‘提质,降本,增效’。因为对很多行业来说,量的增长基本没有空间,所以更多靠‘提质,降本,增效’。”

  李毅中还建议,工业投资的增幅与全部固定资产增幅要相当,改进工业投资长期低迷的状况,“目前看现状不尽如人意。比如2020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2.9%,工业增长零增长,制造业是负2.2%增长,过去几年情况大抵如此。”

  基于此,他建议,一方面,在固定资产投资方面,工业和制造业投资的增幅要与固定投资增幅相当。另一方面,坚持推进科技创新,加快数字化转型,产学研用深度融合,增强自主可控。“鉴于国际形势的变化,中国要加快掌握核心技术,关键技术,构建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国内生产供应体系。在关键时刻,中国可以做到自我循环,正常运转;在关键极端情况下,中国的经济也能够自我循环。”

加大研发投入

  对于各界关注核心技术卡脖子的问题,李毅中说,要增强我们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竞争力和稳定性。亟须继续加大研发投入,抓紧重大科技攻关。

  第一,目前中国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并不高,尤其基础研究投入只占到研发投入的6%,与发达国家15%—25%比例相比,仍有差距。在“十四五”规划里提出中国的研发投入每年要增加7%,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比重要提到8%,总的来说,这研发投入上,中国仍有潜力。

  第二,加强科技强国的转化和产业化,中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为30%,只有发达国家的一半,因为研发目的全在“用”,只有科研成果产业化才能变成现实的生产力。所以,“政,产,学,研,用,金”各方要协同努力,改革体制,转换机制,完善政策,更多用市场化办法来推动成果转化;要支持企业承包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并带头在企业实施成果产业化,鼓励支持国内用户首先使用我们自己的成果,打通科技的价值链。

  第三,深入推进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是手段,把信息技术物化为电信产业,针对薄弱环节提升我们的半导体设备,材料和芯片的制造能力,衍生建设数字化基础设施(新基建)。产业数字化是目的,要推动各个垂直行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相应地,“十四五”规划中提到,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由现在的7.8%提到10%,这个指标列为“十四五”规划的主要指标之一,也是过去没有过的。

保障能源和资源的安全

  李毅中提到,中国工业的结构性矛盾之一是部分资源和能源不足,存在大量依赖进口的问题。常见的原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过高,分别为72.6%,45%,同时,中国矿产资源的对外依存度也很高,比如铜88%,烙90%,镍80%,钴95%。2020年铁矿石进口11.7亿吨,按含铁量计算占85%。这要引起我们的重视。尤其现在国际形势的变局,更凸显这个矛盾,给中国的能源,资源和产业安全带来挑战。

  如何解决上述难题?他认为,首先要增加国内的供给,加强国内矿产资源的规划管理,推进重点油气田,重点矿区继续建设和节约化的开发。还要开展新一轮找油,找矿的工作。

  其次,要合理开发,利用国内资源,业界建议国家应该加强和改善相关的政策支持。比如在石油行业,普遍反映,希望国家征收的油田特别收益金不要进入地方财政。而是保留其中部分,设立油气资源风险勘探基金,支持企业加大油田的勘探。因为油田的勘探是高风险,高投入,仅依靠企业,难以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需要国家的政策支持。

  他以矿石为例,“据业内反映,中国矿石的税负过高,大概是17.2%,应该减税,免税,支持自己开发自己的铁矿石。现在新建铁矿限制很严苛,这些问题都希望能够有所改进。”他说。

  最后,国家要支持企业走出去合作开发。“中国的权益油气已达到2.1亿吨/年,“权益铁矿”已达1.6亿吨/年,“十四五”时期应该进一步扩大。”他表示。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翔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香港经济 十三届三中全会 做市商 私募债 中债登 全国人大常委会 黄坤明 寻衅滋事罪 上海人口 会议 中央军事委员会 12306网站 中远集团 肖亚庆 张进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