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苏伊士运河阻塞冲击波有多大

2021年03月26日 16:1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该海上事故对于全球海运行业,海运所服务的大宗商品贸易行业的影响大小与波及范围,将由船舶脱困时间长短决定。预计埃及将举全国之力,尽快恢复苏伊士运河通航,但是当地的效率和执行力不敢让人恭维,因此不确定性依然存在
当地时间2021年3月25日,卫星图像显示,“长赐”号货轮横向卡在运河中。目前,已有9艘拖船,两条挖泥船参与到救援中。图/人民视觉
张龙星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油品事业部总监,有十余年从业经验,在海外航运公司,央企及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海内外多个重要岗位任职,在航运及油品贸易营销方面有大量实战,在全球三大船供油市场新加坡,富查伊拉及鹿特丹有丰富工作经验。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龙星)综合外媒报道,当地时间3月23日上午7点40分(北京时间23日下午1点40分),中国台湾地区长荣海运集团(Evergreen Line)运营的集装箱货轮长赐号(MV Ever Given)经过苏伊士运河时发生事故,横向卡在运河中。长荣海运集团称,该船“疑似被突然的强风击中,导致船体偏离”。

  相关资料显示,长赐号满载20388TEU,也就是业内俗称的两万标箱船,是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船之一,被长荣部署在欧亚航线上。海上事故发生时,该船舶正在从中国盐田港驶往荷兰鹿特丹港的途中,执行的是集装箱运输行业中的经典航线——欧亚线。

海运业首当其冲

  长赐号横向卡住苏伊士运河,宛如一把手术刀精确切断欧亚海运大动脉。该海上事故对于全球海运行业,海运所服务的大宗商品贸易行业的影响大小与波及范围,将由船舶脱困时间长短决定。航运公司目前都在积极观察事态发展,如果不得已采取策略,船东将根据货物重要程度,时间紧迫性及货值高低选择绕航南非的好望角或者暂缓发货。

  分海运板块而言,由于苏伊士运河通行费用在每艘商船10万到100万美元之间,如此高昂的费用使得苏伊士运河每天通行的500多艘船舶主要为船上货值最高的集装箱船,其次为油轮,再次为运输粮食等大宗散货的干散货船。

  集装箱海运上,全球25%的集装箱通过苏伊士运河完成,其中亚欧之间的集装箱贸易全部经由苏伊士运河。亚欧航线本已高度繁忙并处于紧绷状态,苏伊士运河的阻塞将造成船舶到达时间或大规模延迟,全球高度紧张的集装箱船舶运力供应短期内雪上加霜,可能进一步拉高亚欧航线的运价。

  油轮运费市场上,波斯湾向欧洲海运的原油出于高昂的苏伊士运河费考虑,往往选择绕航南非的好望角,苏伊士运河的阻塞对全球原油贸易及海运影响相对有限,但对成品油跨区域贸易影响显著,特别是亚洲成品油过剩严重,欧洲炼厂逐渐关闭现状下,波斯湾及印度西海岸的航空煤油和柴油会择机从亚洲流向欧洲及北美地区,而这一贸易路径都是经过苏伊士运河实现跨区套利,运力瞬间抽紧下,相对封闭的地中海油轮运费市场波动率预计受影响最大,并依次向波斯湾市场及远东市场传递。

  干散货海运上,主力船型海岬型干散货运输船绝大多数绕航南非的好望角,小型干散货运输船市场特别是环地中海市场受到影响会较大,黑海出口的粮食预计冲击最大,运费波动率最大,并向全球粮食海运市场传导。

石油市场受到波及

  从石油市场角度来说,波斯湾去往欧洲的海运原油航路上,超级原油船VLCC都是走好望角,或者在红海的埃因苏赫纳港卸货以后走管道再从地中海的塞得港装船走。苏伊士运河被堵上对于波斯湾原油海运输往欧洲肯定不是好事。当前主要也是波斯湾产油国在执行减产。从这个角度来说,苏伊士运河的阻塞帮助提升了减产执行率。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相较于近年来蓬勃发展并被中东产油国高度重视的中国市场,波斯湾去往欧洲的原油出口呈下降趋势,苏伊士运河的阻塞对全球原油贸易影响相对有限,考虑到波斯湾原油向欧洲出口的扰动,反映北海地区供应的布伦特原油和反映波斯湾地区供应的迪拜原油价差将增大。

  下图显示了波斯湾原油出口至欧洲地中海地区在2018年1月到2021年2月间变化趋势,下降趋势明显。

  中国原油进口战略通道在霍尔姆茨海峡,好望角以及马六甲海峡,中国海运进口原油从苏伊士运河通过的比例较低,因此,中国原油进口预计受到影响较小。

  但是,从全球成品油角度来说,地中海市场以及西北欧市场为代表的欧洲成品油市场,与以波斯湾市场和新加坡市场为代表的亚洲成品油市场,在航空煤油及柴油方面有着较多的跨区套利与资源流动,苏伊士运河是必经之路,因此,成品油更需要关注全球跨区贸易的紊乱,实货市场升贴水及品种裂解差预计波动加大。

  同时,如果苏伊士运河阻塞时间过长,船舶不得已大量绕航南非好望角的极端情况出现,船用燃料油消费量将大增,全球保税船供油即为国际航行船舶加油行业需求将出现利好,国内保税船供油行业也有望获得更多市场份额。

船舶脱浅不易,埃及全力以赴

  在国内互联网上,船舶脱险时间从预计一个月到已经脱险,各类版本的传言漫天飞舞,充分显示了此事的热度。

  网络照片显示,长赐号处于满载状态,船头及船尾均因为搁浅被卡得很深,苏伊士运河当局派出了多艘拖轮协助长赐号脱浅,并希望利用涨潮辅助脱浅,但是苏伊士运河潮汐最高只有1.6米,脱浅难度大。

  根据笔者推测,如果涨潮没有起浮成功,运河当局可能要请求埃及军方出动工兵在运河两岸挖出足够富裕水深和回旋空间,同时还要调拖轮以及其他集装箱过来,把船上集装箱卸下来,帮助船舶减轻重量。考虑到运河航道高度拥堵情况,调用船舶数位不易,极端情况下救助方可能要动用直升机帮助船舶减载。

  任何一个方案下,脱浅费用都将是天文数字,不过目前火爆的集装箱运输市场下,集装箱船是船东的摇钱树,同时船东有海上保险托底,因此,预计船东会积极寻求以妥当方式尽快使船舶脱浅。

  当然,船东也面临着风险,如果船东不能自证本次海上事故属于不可抗力,船东将承受的不只是船舶延期所造成的经营损失,而且面临天价索赔。当然,这是后话。

  需要了解的是,本次海上事故不是苏伊士运河第一次出现事故,距离现今最近的海上事故是2018年7月15日,三艘散货船和两艘集装箱船连环的相撞。两天后,也就是7月17日,苏伊士运河交通恢复,事故得到解决。

  尽管埃及官方宣称,最多不超过两天解决,但是考虑到各种特殊性,例如船舶吨位,搁浅方位等,但不排除时间会超过两天的可能,可能需要一周时间才能解决。

  这一周的时间窗口将成为重要变量,目前集装箱海运板块上,货主惴惴不安,航运公司内心窃喜,但双方都在观望;油运板块上,实货租家在紧密观察事态发展,船东已将此作为运力收紧的利好;干散货海运板块上,由于今年年头以来涨势凶猛,现在已经进入回调期,再加之苏伊士运河阻塞对干散货海运影响小,目前市场反应最小。

  2015年8月,苏伊士运河扩建工程完工,这也是苏伊士运河距今最近的一次扩建,船舶通航时间从此前的18个小时缩短为11个小时,当时埃及政府预测2015年苏伊士运河的通行费用收入将达到53亿美元,而在2023年这一收入将增加逾一倍,为132亿美元。然而,理想很美满,现实很骨感。相关数据显示,苏伊士运河2020年的收入共计56.1亿美元,而这一收入已经是苏伊士运河历史年度收入中的第三高,埃及政府原定增长目标没有达成。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疫情冲击下,埃及旅游业受到重创,2020年,埃及旅游业收入为40亿美元,较2019年超130亿美元的旅游收入骤降近七成。作为埃及外汇收入支柱的苏伊士运河,其重要性怎么描述都不为过,可以说埃及国运系于苏伊士运河。

  我们预计埃及将举全国之力,尽快恢复苏伊士运河通航,但是当地的效率和执行力不敢让人恭维,因此不确定性依然存在。

苏伊士运河的战略要冲位置与历史上的阻塞

  所有市场的波动及预期都源于苏伊士运河在欧亚海运航线的枢纽地位与战略要冲位置,下图显示了船舶从上海前往直布罗陀的海运航线在通过苏伊士运河时的里程数和航行时间。

  下图显示了船舶从上海前往直布罗陀的海运航线在绕航南非好望角时的里程数和航行时间,对比显示,差异巨大。

  作为人工开凿的第一条海际运河,苏伊士运河被誉为具有进取精神的19世纪伟大的建筑工艺之一。苏伊士运河的通航大大缩短了从欧洲到印度洋,太平洋各国的航程。与绕道南非的好望角相比,从欧洲大西洋沿岸各国到印度洋缩短5500-8000公里;从地中海沿岸各国到印度洋缩短8000-10000公里;对黑海沿岸国家而言,则缩短了12000公里。

  需要清醒认识的是,历史上,苏伊士运河真正被关闭并对全球造成巨大冲击都是因政治因素而起,并非商业因素诱发。作为一条为打通欧亚大陆而建的世界海运通道,苏伊士运河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都被封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埃及两次封锁了苏伊士运河:1956年,时任埃及总统纳赛尔国有化苏伊士运河公司,英国,法国和以色列军队展开大规模进攻,要求联合国进行清理干预并重新开放运河;1967年“六日战争”后,运河再度被关闭八年,直到时任总统萨达特重新开放运河。这两次封锁中,阿拉伯国家逐步认识并掌握了石油武器的运用,欧佩克在1960年诞生,对石油市场的影响力从无到有,从有到强。

  苏伊士运河的兴建标志着法国的崛起及其经略非洲的雄心,但是,1882年,英国占领埃及,并在运河地区驻扎近十万军队,绝对控制了苏伊士运河,充分彰显了日不落帝国在19世纪末端的盛极一时。

  苏伊士运河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充分显示了重要的军事和战略价值,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伊士运河见证了英国的衰落及美国的崛起。

  20世纪50年代,面对如日中天的美国,实力衰落的英国不得不逐步让出在中东的地盘和利益,同时,纳赛尔总统的最大心愿是把苏伊士运河的主权从英国和法国手中收回并为之不懈奋斗。时任英国首相艾登与法国及以色列在军事上联手,试图夺回日不落帝国在埃及的主导权,埃及果断沉船约40艘,阻塞了苏伊士运河。同时,伊拉克石油公司炸毁了从其境内经叙利亚和黎巴嫩到地中海的三个泵站,切断了石油运输管道;沙特临时关闭横贯阿拉伯半岛的输油管道,对英法实行石油禁运。坐山观虎斗的美国本意是趁苏伊士运河危机将英法势力赶出中东以便取而代之,面对英法主动出击,美国迅速占领了道德制高点,以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出面干预,占尽好处,英法被迫撤离埃及,标志着欧洲老牌列强对中东长期实行殖民统治时代的结束和美国独家统治中东时代的开始。

  20世纪60年代,纳赛尔总统在阿拉伯国家的声望及威信达到了顶点,美国认为如果任由事态发展,纳赛尔总统将以反美斗士身份接管整个中东,因此美国全面支持以色列。1967年的“六五战争”中,埃及封锁了苏伊士运河,但是在1956年苏伊士运河战争期间尝尽苦头的西欧国家此时已在本土石油仓储,非洲石油资源及美国,委内瑞拉石油资源上留足了后手,苏伊士运河封锁效果大为降低。关键时刻,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伊拉克三大阿拉伯产油国对美国和英国实行石油禁运,迫使美国做出让步,而在六五战争中深感国力衰微的英国于1968年直接知会美国,英国军队将在1971年以前全部撤出波斯湾。

  苏伊士运河,一条维系埃及国运的战略通道,在产业链,物流链高度全球化的今天,从过去欧美争霸的战略要冲演化为连接欧亚的商业大动脉。埃及也已不是阿拉伯世界的老大哥好多年,在美国呈现收缩态势的中东地区,商业规则与游戏法则愈发重要。理解苏伊士运河历史变迁,从商业角度去思考事件,明世界,知未来。

  作者为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油品事业部总监

  [财新双语通产品,是为有双语需求读者专门订制的优惠产品, 按此可享超值优惠订阅。]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中央委员 国九条 中科招商 版税率 北京市委书记 期货交易时间 丰城电厂事故 启东事件 王晓东 同洲电子 孟晚舟 收官 信用卡提现 洛克菲勒中心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