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钟正生:中国制造业要避免“未富先去”

2021年02月04日 17:3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十四五”时期,中国要把制造业放在比过去更加重要的位置上,制造业和服务业之间要有更好的匹配。不管是未来消费倾向的提升,还是产业结构的调整,都需要稳定的宏观政策,所以财政货币政策的定调和配合非常重要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成立于1997年。博智宏观研判论坛为其举办的研究型论坛,旨在跟踪中国宏观经济走势,判断短期经济形势,预估中长期经济态势,对中国经济的重大战略性问题进行研判。

  【财新网】(作者 钟正生)第一,关于出口。之前市场很担心中国出口的超预期表现能否持续。现在,市场看法要比之前乐观一点。基于两个理由:一个是国外疫情的反复,疫情的错位以及复工复产的错位可以给中国出口提供更多支撑。另一个是中国供应链的稳定和韧性,在新冠疫情暴发后也经受了考验。也就是说,中国出口的市占率可能是个慢变量,不会太快回落。

  第二,关于消费。我特别关注央行城镇储户调查问卷的数据。其中有个预防性储蓄的指标,就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城镇储户选择更多储蓄的比例。这个比例从2019年底的45.9%,上升到2020年底的51.4%。其实,去年一季度这个比例就开始迅速攀升,当时以为只是短期冲击,毕竟疫情来了之后没办法出去消费,没办法出去社交了。但去年二季度后,中国疫情控制已经相对较好了,但居民储蓄倾向依然居高不下,这反映了居民对未来就业增长,收入增长的预期问题。

  看下美国,美国目前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要比新冠疫情冲击之前更高,因为美国政府送了消费的大礼包。而中国纾困政策更多是在生产而不是在消费端。这一块我们能不能像美国一样多做一点预期管理,就是:怎么样才能让老百姓更敢花钱呢?很显然,很长一段时间内疫情会与我们共存,如果预防性储蓄还是居高不下,那么消费回升之路将会非常缓慢。我觉得,美国的预期管理做得很好,整个消费和收入的增长都还是不错的。

  新冠疫情暴发后,中国消除绝对贫困的任务没有延后。而按照世界银行测算,去年全球新增6000万贫困人口,也就是说过去十年全球脱贫的成绩可能毁于一旦了。中国做了这么多的工作,扶贫上都可以取得这么大的成绩,为什么不能在消费刺激上有更多的一揽子政策呢?当然,现在考虑刺激消费,更多是在体制机制层面上找空间,因为短期需求刺激的政策效果不好,还会涉及到对未来消费的透支。所以,能不能出个一揽子的,更偏体制性的,能更好引导预期的消费政策呢?前期关于生产的支持政策已经出得很充分了,现在很显然要转到刺激消费上了。

  第三,关于投资。2020年基建增速跟2019年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化。这里有地方政府财政纪律要求依然严格,符合资质的基建项目储备不足等原因。我估计2021年基建投资增长空间也是有限的。房地产投资的平稳发展对投资的稳定,需求的稳定还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房地产的平稳发展对地产相关消费也起到了很大的支撑作用。

  我重点讲一下制造业,这两天刚发了一篇文章,杜撰了一个新词。我们在讨论中国人口老龄化时都说“未富先老”。在讨论中国制造业状况时,我创造了一个词,叫“未富先去”。相比于发达经济体,中国在制造业的就业份额和制造业的产值份额触顶回落时,人均收入水平还很低。因此,中国有“过早去工业化”的嫌疑,我称之为“未富先去”。“未富先去”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会拖累整体的生产率增速,在从商品消费向服务消费转型的时候提供的需求空间有限,以及可能加剧就业市场的结构失衡等。“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到要“保持制造业占比基本稳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思路调整。我们过去经常讨论日本的产业空心化,但日本并没有那么空心化,其实日本产业升级换代的路径非常清晰。而韩国制造业占比最近几年还在攀升。为什么韩国制造业这么扎实?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就是,其消费和制造能够更好地配合。这恰恰是我们要做的,需求引导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思路。可见,“十四五”时期,中国要把制造业放在比过去更加重要的位置上。过去一直倡导要加快服务业,尤其是现代服务业的发展。现在看起来,制造业和服务业之间要有更好的匹配,才不会产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问题。

  最后,讲到需求管理,大家马上想到这是凯恩斯主义的议题。我想说的是,不管是未来消费倾向的提升,还是产业结构的调整,都需要稳定的宏观政策,所以财政货币政策的定调和配合非常重要。

  我这里提两个问题:一个是宏观杠杆率稳定,是不是意味着宏观杠杆率不增?5%的宏观杠杆率攀升可不可以?事实上,一个国家宏观杠杆率绝对不增的状况非常少见。从经验上来看,中国社融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差不多有半年左右的领先滞后关系。从这个角度来说,金融支持经济要不要打点提前量?是打点提前量更合适,还是完全匹配更合适?这个问题可以讨论。

  另一个是,大家都在讨论货币政策正常化,或者宏观政策正常化的问题。正常化究竟怎么理解?我认为,如果说疫情期间是非常时期,那么现在后疫情时期就是正常时期。而正常时期的政策,打个比方来说,就是让我们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今年仅仅关注经济同比增速的变化会忽略很多东西,今年一季度增速肯定非常之高,二季度增速也不会太低,但这些都已经没有太多信息增量了。这时肯定要特别关注经济环比的变化。如果经济环比出现弱势,那么政策就应更调适一些。简单来说,就是回到正常的货币政策调整思路:经济有转弱的迹象,货币政策要更调适;相反,经济有过热的迹象,货币政策要偏紧些,而不是说货币政策正常化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紧。总结下,不管怎么做需求侧管理,宏观政策的稳定和调适都是非常重要的。

  作者为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博智宏观论坛学术委员会委员。

  2021年1月23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博智宏观论坛(线上)月度研判例会召开,主题为“需求侧管理与新发展格局”,本文为作者在会上的发言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春辉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陈有西 私募债 两弹一星 肖亚庆 杨鲁豫 中远集团 银河证券 何立峰 东部战区 奥朗德视察航母 大庆油田 硬座 孙立平 上海人口 张翔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