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把握变局,如何与中东开放共赢

2021年01月08日 10:5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中东之于中国,中国之于中东的双边重要性在同步上升。要从两个方面来做好中国和中东的合作:一是中国企业做强,做优国际化经营;二是开放中国市场,谋求合作共赢
张龙星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油品事业部总监,有十余年从业经验,在海外航运公司,央企及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海内外多个重要岗位任职,在航运及油品贸易营销方面有大量实战,在全球三大船供油市场新加坡,富查伊拉及鹿特丹有丰富工作经验。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龙星)

欧佩克实现价值链升级面临重重阻碍

  原油的发展和使用已经有数千年历史,但是炼油工业发展后,石油工业才迎来了大发展。近年来,世界石油资源和消费市场分布不均衡极大地促进着国际石油贸易的发展。这期间,全球石油产品贸易量增速高于原油贸易量,由941万桶/日提高到2590万桶/日,年均增速近6%,同期世界原油贸易量由3326万桶/日提高到4545万桶/日,年均增速仅为1.6%;世界原油贸易量与石油产品贸易量的比率也由2000年的3.5倍降至2017年的1.5倍。

  原油贸易在全球贸易中只能排第8,占比2%,规模5490亿美元;而原油加工后的石油产品,却是全球第二大贸易商品,规模达8250亿美元,全球占比3%。这也充分说明,在产业格局中,下游产品的附加值更高。

  石油创造财富是依托全产业链运作的。以国际贸易为例,有数据显示,全球贸易额中,原油炼制后的石油产品贸易金额是原油贸易金额的1.5倍。

  作为全球石油资源最丰富的中东地区,欧佩克成员国团结一致,依靠国家石油公司从“石油七姐妹”手上拿到了资源权。但是,原油需要产业链才能增值,国家需要工业化才能摆脱资源国宿命。

  20世纪70年代,欧佩克成员国如火如荼的国有化运动虽然让“石油七姐妹”等跨国巨头利益受损,但是巨头们早已在资源国石油工业从无到有的过程中进行了深度布局,欧佩克成员国的管线,油库及码头等配套体系都有跨国石油巨头的介入。国有化运动对跨国石油巨头的具体损失体现在上游行业分配方式的变化,过去跨国石油巨头躺着也能把钱给赚了,现在跨国石油巨头与国家石油公司形成上游利益共同体,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强化了综合服务功能,赚钱需要更多硬核技术输出以及风险投资。

  欧佩克成员国推动资源国有化相对容易,但是想从上游往下游走,实现产业链升值,建设工业化,参与全球竞争就困难重重。

金融化经济是中东地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中东产油国凭借雄厚的资金,曾尝试通过以购买方式来实现工业化。彼时,波斯湾国家原油主要销往欧美国家,经贸往来频繁,欧美先进技术和各类企业似乎是波斯湾国家的盘中餐。理想很美满,现实很骨感,“购买工业化”的目标落空了。

  欧佩克成员国深知钢铁,石化和海运的核心价值,因此,将兴趣主要集中在一些可以在三大行业中担任产业化项目供应商或管理者等关键角色的公司和企业。但实践反复告诉我们,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

  欧美国家显然不愿中东产油国实现工业化。一方面,欧佩克成员国为加速自身农业和工业发展而投向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越多,再循环流入工业国的资本就越少。另一方面,一旦欧佩克成员国自给自足,有了产业链和工业化,就不会安于欧美国家给其安排的资源输出国地位,而是参与全球竞争。

  欧美国家热衷于引导中东产油国形成对“金融化经济”的路径依赖,具体就是中东产油国通过出售石油,在短期内积累起巨额石油美元,建立“主权财富基金”,借资本输出获取更多利润,依靠石油美元推动金融业的。

  截至2017年10月,全球前十大主权财富基金有4只来自于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其中,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阿布扎比投资局8280亿美元,科威特的科威特投资局5240亿美元,沙特阿拉伯的沙特阿拉伯货币管理局5140亿美元,卡塔尔的卡塔尔投资局3200亿美元。

  这些巨额的剩余资本大量投资欧美市场,以及中东地区的房地产,股市等利润高,又可以“快进快出”的行业,成为国际资本市场上的一支重要力量。

  金融业本身并不创造财富,只是通过出借资本来获得利息,参与对现有财富的重新分配。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通过金融资本跨国流动,剥削实体经济生产国创造出来的物质财富。但是,“金融化经济”本质上只对极少数既得利益集团有利,大多数普通民众无法从中获益。

  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因为得天独厚的石油资源,享受着西亚这一全球年龄结构最轻,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域,经济发展有目共睹,迪拜,多哈及阿布扎比崛起成为航空枢纽,这3座流光溢彩的现代化都市成为阿拉伯半岛沙漠中的奇迹。但是,实体企业的匮乏以及后石油时代经济结构单一,始终是各国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1世纪以来,在全球大分工及产能转移大背景下,炼油产能全球自西向东转移,身处石油产地的环波斯湾区域新建炼厂和新增炼能热潮涌动,沙特等中东国家成品油出口快速增长,推动中东地区由成品油净进口转变为净出口区域。

开放共赢,做优做强国际化经营

  近些年,中国与中东的油气合作成绩显著。中国为中东输出了资金,技术与管理,但是中东石油工业从第一天起就深受欧美影响,认同欧美主导的体系,中国企业作为后进入者,中东油气市场份额从无到有,从有到强,走过了颇为艰辛曲折的路。

  随着美国实现“能源独立”,中东石油的全球市场重要性在下降;于中国而言,中国炼厂特别是新的炼化一体化项目往往都以中东原油作为主要来料设计;一降一升之间,中东之于中国,中国之于中东的双边重要性在同步上升。

  我们要从两个方面来做好中国和中东的合作。

  一是中国企业做强,做优国际化经营。在经营中,中国企业要坚持国际化方向,不断提升参与国际市场的能力。尽管新冠肺炎重创了全球经济,但是疫情终将过去,中国石油企业必须积极提升国际化水平,应继续深耕国际市场,参与国际石油市场的竞争。

  具体而言,国际化经营上,我国石油企业海外经营要做好世界公民,公开透明;密切关注美国制裁名单和制裁内容,在日常业务中进一步加大风控与合规性检查力度。中国石油企业在海外要注意形象培养,形象比赚钱更重要,尽量避免误解,为此要特别透明,风险和不确定性越小,企业价值会越大,企业跟当地政府的关系和媒体的关系都要公开透明。

  在中美两国冲突日益加剧背景下,美国寻找借口制裁中资企业可能性放大,中国石油企业必须高度警惕涉外业务的风控与合规性检查,密切关注美国个体制裁名单和制裁内容,严格遵守客户身份识别,完善合规管理体系,避免为美国留下口实。

  二是开放中国市场,谋求合作共赢。中国本土油气市场与消费市场要对中东积极开放,相互融合,中东主动在我国参建炼厂并参与建设战略石油储备,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

  考虑到中国在中东不断增大的投资的安全性与稳定性,中国应利用好战略买方和市场需求优势。当前,后石油时代来临,美国,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在世界油气供应市场的博弈将更加激烈,中国拥有广阔的消费市场,必然是三方争夺的对象。中国可充分发挥战略买方优势,一方面谋求进口价值优势,另一方面将其作为制衡供应国的重要手段,特别是油气合作于中美博奕而言具有很强的互补性和合作空间。从长期资源和供需潜力看,中东,中亚-俄罗斯和非洲仍是全球油气出口规模最大的三个地区,中国应与这些地区的出口国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中国与中东的合作是双向互利的,双方形成深层次,广领域的命运共同体有利于合作共赢,中国石油企业在中东做优做强离不开自身高质量内涵发展,同时,也要用好上中下游一体化优势去争取最有利的合作模式与机会;国家层面,中国吸引中东积极参与我国炼厂,战略石油储备建设意义深远,同时也要做好人民币国际化合作,探索基准价,结算等深度合适的可能性。

  中国作为中东石油新进入者,根基尚浅,打铁还须自身硬,行稳方能致远。变局已来,应把握机会,开放共赢。

  作者为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油品事业部总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许金玲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郭广昌 省委常委 中国企业500强 社会抚养费 债转股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 一期一会 启东事件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滑膜肉瘤 难民危机 永远在路上 税务师 曾荫权 何立峰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