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澳门新葡8522最新网站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中国下一代伟大的创新药企长什么样

2020年12月15日 13:5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一边是刚刚开始如火如荼的创新药研发,一边是海水般的商业化医保降价,中国创新药企就这样陷入了冰火两重天的怪圈,无法自拔?
李秋实
熙和资本总经理,高特佳投资集团执行合伙人,投委会委员,曾任平安银行医疗健康事业部董事总经理,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医药行业分析师,曾获“新财富”,“水晶球”最佳分析师。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美国西北大学Kellogg商学院EMBA。

  【财新网】(专栏作家 李秋实)这两天开始新一轮的药品医保谈判,还有刚刚结束被打了骨折价的医疗高值耗材集采,让产业界和投资圈很担忧中国创新药企业的未来。

  刚刚开始三四年的中国创新药周期就这样结束了?一边是刚刚开始如火如荼的创新药研发,一边是海水般的商业化医保降价,中国创新药企就这样陷入了冰火两重天的怪圈,无法自拔?

  我认为,真正良性的中国创新药周期才刚刚开始,伟大的新一代创新药企业将不断诞生。以信达生物,君实生物,贝达药业为首的中国第一代创新药企,还有最早坚定转型的恒瑞医药,做了最早的fast follow尝试,当PD-1的K药,O药在美国进入最后临床阶段开始显示巨大潜力的时候,国内的几家药企开始首批PD-1研发。十几年前,当小分子靶向药物在EGFR,VEGF等靶点开始显示巨大市场潜力的时候,恒瑞医药开始做阿帕替尼,贝达药业开始做埃克替尼。

  当下,已经有几十款PD-1在临床阶段,EGFR,VEGF等热门靶点在临床阶段更是多如牛毛,赛道拥挤情况显现。很多第一代单抗大分子药物已过专利,国内就来了生物类似物大军。这样me too的创新药还是原来意义的创新药吗?怎么看着医保谈判招标的架势和仿制药差不多啊?

  我最近在一级市场和一级半市场看了一些项目,也在跟第一波头部创新药企的交流中,隐约发现大家都在寻找未来方向,有前瞻性的第一波创新药企已经开始转型,有野心的第二波创新药企已经开始实践。

  那么,下一代伟大的中国创新药企业长什么样呢?下一代追赶或者超越恒瑞的创新药企一定不是按照恒瑞的模式成长的,一定是在不同的维度空间带来全面超越的。恒瑞在原来中国药企的发展模式几乎做到了极致,2019年销售收入230亿元人民币,也就是35亿美元,还不到全球市场上一个重磅创新药一年的收入。我认为,下一代伟大的创新药企可能是:

  (1)定位全球市场的重磅创新药:仅仅定位国内市场的药品,难以获得较高的定价和足够大的市场,一个PD-1在国际市场可能是中国市场定价的几倍,其他的创新药未来可能也会有类似的状况。国内销售额和利润率和全球创新药不在一个维度上,那么下一代药企获得较大的市场空间和利润必须定位全球市场。

  (2)进入全球一线梯队的新药立项理念和临床进度:在立项之初就是定位在全球市场的,也就是研发进度必须要在全球前几名,和国际一线在同一梯队,甚至是first in class,那么在临床前的立项开发,一直到临床阶段的进展也必须是中美双报的,进展和同样机理或靶点的在一个梯队的,否则如果临床被落开一大截,那么怎么期待上市后有好的销售呢?类似的临床效果情况下欧美市场更接受几个头部的新药。当然,早期的药物发现和分子设计,也要做到和全球一线在临床效果上非劣,甚至有能力挑战best in class。

  (3)有全球顶尖的first in class药物临床方案设计能力:此前,国内的新药临床试验设计能力是短板,由于大量做的是me too 药物,更多的临床方案也是参考国外类似的实验设计,那么能否在临床进展做到全球一线,除了早期药物设计,更为重要的是在临床设计和方案执行上做到进展同步和最快,这方面的挑战是非常大的,我们的经验的确不够丰富,不过以华人科学家的聪明才智,我相信做到全球一线也是早晚的事情。

  (4)定位全球市场的国际化的BD和商业化能力:既然市场要全球市场,临床要全球多中心临床,那么也应该具备立足本土,但是和全球研发文化相接轨的商业化能力,这既包括把自己优秀管线和全球一线药企的合作开发以及销售的能力,也包括和全球一线药企在管线的联合使用,共同开发更多新适应症,更好的临床方案的能力,全球制药业之间本来就是深度的竞合关系,无论是大型药企和生物科技,还是大型药企和大型药企之间,豪门也喜欢新贵,新贵能够进入顶级玩家的圈子,靠的是硬核的管线创新,还有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文化认同,最后中国也会有这样的豪门诞生,就像国际汽车巨头不光惧怕特斯拉的崛起,也开始把中国的电车三杰当作潜在对手一样。

  以上四点能做到的确不容易,但是基因编辑,PROTAC,溶瘤病毒,mRNA等新一代新技术平台的寒武纪爆发,以及新靶点的不断涌现,中国CRO,CDMO,甚至药物发现平台的ecosystems 不断完善,带来了这样的可能性,令人想到以华为5G技术为代表的中国创新力。下一代中国创新企业,就是长的像早期的安进,基因泰克,再生元一样的纯正创新药企业。

  这样的下一代中国创新药在哪里?在头部生物科技,早期药企中我都看到了这样跃跃欲试的雏形和苗子,资本市场近期的确是创新药的泡沫开始褪去,几乎无差别的调整,最为关键是,并没有给具有上述这些特质的潜在下一代创新药企以应有的估值。但是,我们已经看到这些下一代的伟大创新药企业家们在不断努力,试图突破原有中国创新药企的发展束缚,在国内fast follow模式商业环境恶化的背景下,寻找研发全球化,市场全球化,BD全球化的发展之路,让我对这条艰巨而伟大的成长之路充满信心。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吴秋晗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渐冻症 陈有西 私募债 省委常委 南华早报 胡和平 孟晚舟 曹永正 布雷顿森林体系 上海人口 华润银行 谢伏瞻 股灾 tpp协议 中央军事委员会
Baidu